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狙灵轨迹》狙灵轨迹txt棉花糖 第六章 我连你和市镇守一起揍! 狙灵轨迹Twink

《狙灵轨迹》狙灵轨迹txt棉花糖 第六章 我连你和市镇守一起揍! 狙灵轨迹Twink

发布时间:2019-08-27 20:27:4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星辰倾泄 状态:已完结

《狙灵轨迹》作者:星辰倾泄,科幻类型小说,主角:全雄,玉哥,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大人们总是自以为是,虽然是好心,但是他们大多不会在乎孩子的感受…… 陈行熙现在就是这样想着的。 我很感激,父母给了我生命,给了我

狙灵轨迹

推荐指数:10分

《狙灵轨迹》在线阅读

《狙灵轨迹》 免费试读


大人们总是自以为是,虽然是好心,但是他们大多不会在乎孩子的感受……

陈行熙现在就是这样想着的。

我很感激,父母给了我生命,给了我一个家,给了我安安全全长大的环境。可是,有些时候,因为代沟或是其他各方面的原因,亲子之间总是意见相左。争辩,争吵,冷战……

自古便是如此,非一时一人之力所能改变。

人如鸟,囚于笼。

人们把金丝雀锁在笼子中,保护了它,使其免受猛禽、天敌的杀戮之灾。同时,这也是囚禁。

向往着天空的金丝雀,只能从笼子里看着外面的世界。那个世界广阔、浩大,在自己的视野里被笼条分割着。

一百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可能有九十九只都受到了最安全的照料,剩余的那一只,或许在笼子外的苍穹上,可以羽化涅槃,化为大鹏!谁又能说得清呢。

吱!

一声比之前都要尖锐的刹车声响起,玉金鼎猛地停在了军营大门前。他感觉自己似乎有些被说服了!

回想自己打算参军的那个夏天,自己的爸妈也是百般劝阻……有些想他们了啊……

军营的大门紧闭着,站岗的轮守者正在和一个身穿军服的军官严肃的交谈着,正经庄重,应该不是在闲聊。

守卫低着头,面带恭敬和委屈。而军官则是趾高气扬,咄咄逼人。

听到刹车声,正在交谈的两人这才发现有车停在门口。士兵看到坐在驾驶位上的人是陈镇守的警卫,这一看就是去接两个孩子放学的啊。

还没等站岗的新兵反应过来,军官就急忙拿起大门的遥控器,快步跑出。

杨桂,年纪也是三十上下,胸口佩戴着一金一青铜的双星徽章。和老校长相同级别的尉长!

此时的他,面对玉金鼎这个修为低他一级的军士,脸上却满是谄媚的笑!

杨桂摁了一下遥控器,军营大门自动向两边展开。“哎呦呦,不好意思啊玉哥,这我刚才不是来查岗嘛,让他们好好守着。最近又开春了,不太平啊……”

玉金鼎与之前相比仿佛换了一个人,面容阴冷:“南区的兵,也归你管?查岗?你也配!”

后座上的陈行熙只感觉一股血腥气息直冲过来,前排坐着的明明还是之前那个熟悉的人,但是这股气势……却和印象中不太一样啊。

在兄弟俩心中,玉金鼎一直都是一个没有正形的“低等级、低修为”的老兵,不知是不是送了礼而被老爸升为警卫。如今,倒是颠覆了以往的感观!

面对玉金鼎的追责,杨桂不敢放声:“不敢不敢,我也就是陪同梁市守过来看看南区最近的战况,顺便教教新兵认真站岗嘛。”

玉金鼎双眼威势摄人:“别拿市守压我。一市镇守又如何,缩在阵后,还不是东海海军和我们狮口军营在前线顶着。北明军营在干嘛?捕鱼吗!”

陈行熙心中暗自盘算,陈行烨则是出声提醒:“玉哥,慎言!”

在小烨看来,市镇守肯定要比自己老爸区级镇守的官职要高,即便是平级,也不能如此怠慢,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陈行熙继续低头,抠弄着自己的指头,心中在思索,在推测:看样子,北明市军营和南区军营之间关系明面上还不错,实际上,却是有点嫌隙、裂痕。听这话中的意思,应该是市守军营,太过安逸了?甚至是说……不作为!

而且,自己那个气势恐怖的老爸,实力等级……或许比北明市镇守长官等级要高!这后面应该也有故事啊……至于玉哥,之前倒是我天真了,他绝对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杨桂被玉金鼎指责两句,忍不住气,挺直了腰板:“玉金鼎!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的!你可以说我,但是你不能如此侮辱梁镇守!”

玉金鼎猛地推开车门,暴冲而出,站在杨桂身前,针锋相对。

两人的鼻子都快要撞到一起,怒目圆睁,如虎豹战斗之前互相“比势”之形。

陈行熙兄弟俩坐在车上,被二人释放出来的气势压得难以动弹。

陈行熙:可恶……动动手指都如此困难吗……

陈行烨:玉哥他,绝对不是军士……这股气势……

玉金鼎从杨桂的战意笼罩下随意地散去气势,本应如狂涛巨浪中的飘摇小舟,但他身在杨桂的气息锁定之中,却仿佛泡在温泉中一般惬意:“省省吧,我才不上当。我在这把你打一顿,到时候陈军司肯定要收拾我。”说着,玉金鼎不屑地白了杨桂一眼。

陈军司,正是陈戬邪。

玉金鼎把“军司”二字咬的如此之重,看样子,这两个字应该有什么特别之意。

是等级的名称吗?军司……一军之司令!看来多半如此。

陈行烨小声说道:“哥,玉哥他故意咬重‘军司’,看来,难道是北明市镇守的等级比不上咱爸?还不到军司?”

声音虽小,却怎能瞒的过尉长级适者的耳朵。杨桂狠狠地瞪着陈行烨。

而胆大的陈行熙瞪了回去。

玉金鼎恢复了兄弟俩印象中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伸出右手的小指抠了抠自己的耳朵,毫不在意地说:“陈军司的儿子,多瞪两眼,没事儿,你要是气不过打他们俩一顿也行。今天打完之后你要是能活着出去,我跟你姓。”

杨桂闻言收回目光,畏缩不已。

陈戬邪的名字,属实可怕!

陈行熙默道:北明市是国家重要的超一线城市和港口,绝对没理由安排一个等级较低的强者做城市军队长官。那个所谓的梁镇守,等级应该不会低于各市军队一把手的平均水平。即便如此,父亲作为区级军官,等级依旧比这要高?

那该是什么等级?!

如此修为,为何会在一个小小的城市一区?若是高过市守,就说明……或许可以胜任一省军区总长!放在古代,这就是封疆大吏,一省巡抚。

杨桂收回气息,色厉内荏:“玉金鼎,你最好还是对梁镇守放尊重一些!”

回到车上的玉金鼎,轻轻一扭钥匙,发动汽车,冷道:“闭嘴吧。再敢说一个字,我不光打你,我连镇守一块儿揍!”

陈行熙、陈行烨:“!!!!!!”

兄弟俩对视,目光尽是震惊。

玉哥,一个军士境界……竟然扬言要打市镇守。

这就说明他的战力完全能打得过!

一市军队之长官,绝对摸到了上流强者的圈子,玉哥,竟然如此膨胀!

车子发动,从杨桂身侧开入军营。

开着车的玉金鼎嘴里哼唱着“今天是个好日子”,心不在焉的样子与刚刚战意滔天的气势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在兄弟俩的心中,玉金鼎愈发神秘……

车子平稳停在停车场中,玉金鼎哼着歌,下车打开了后排的车门,看向有些愣神的兄弟俩:“来吧我的小祖宗,下车吧,我还有事儿忙呢。”见兄弟俩还在愣着,玉金鼎吐槽:“怎么,还要我开车一直开到你俩房间啊?给你俩送到床上好不好。”

玉金鼎斜靠在车边,姿态像极了纨绔的富二代。

回过神来的陈行熙拉过弟弟,一起下了车。

停车场地势高过海边的沙滩。

略微踮脚望去,沙滩上遍布着红色的鲜血、绿色的不明黏液,还有各种魔兽的残肢断臂。

一些军人,手中拿着不同类别的枪械,枪械上闪烁着蓝色或是黄色的光。

闪光的这种宝石被陈行熙叫做“元素石”,顾名思义,它可以给枪械附加元素属性,只要你解锁了枪械,就可以安装元素石。也就是说,你完全可以准备好一颗元素石,在成人礼解锁枪械之后反手就安装上去。

但是,很少有人会这么做。

一开始,大家终归是不知道自己未来如何修炼的,如果选错了元素属性,就会对以后的风格产生影响。要等到确定自己的路线以后,才选择适合自己的元素石。

黄色光芒的土属性适者翻动着沙滩的砂土,蓝色光芒的水属性适者引动潮汐海浪冲刷海滩。肉眼可见的变化着,沙滩越来越干净,那场战斗的痕迹也逐渐被消去。

玉金鼎看了一眼沙滩,转身说:“怎么?不是嚷嚷着要保护结界嘛,被吓到了?”

陈行熙:“今天……魔兽又攻城了?”

望向远方的大海和天空、夕阳,玉金鼎说道:“是啊,快春天了。万物复苏,这些海里的畜生也都爬出来透气了。这周五……六号是吧……惊蛰之日,到时候又要有的忙喽。”玉金鼎脸上并没有焦虑。

陈行烨面带悲伤,标志性的微笑都消失不见了:“玉哥,南区军营……军人们的伤亡率,大概有多少……”

玉金鼎搂过兄弟俩的肩膀,使劲拍了拍:“你俩想啥呢!你俩的老爸很厉害的!当然,玉哥我也很牛批!虽然每年都避免不了伤亡,但是伤亡数字远远低于其他地区的军营!”

果然吗?父亲的实力高过正常区级军队长官的水平,只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他只留在这个小小的地方。

哼!你拍那么使劲干嘛?公报私仇!

陈行熙说道:“疼!我要告状!”

玉金鼎揉了揉陈行熙的短发:“嘶,你这寸头有点扎手。等上大学了头发留长点儿!这高中要求的发型太丑了,不仅丑,还扎手!”,嘴上说着扎手,手上却是不停,反倒还得寸进尺,另一只手攀上了陈行烨的脑袋瓜,左右开弓:“你们俩吖,啥也别想了,不用愁,先好好读书!我和陈军司,就是一个70级和一个八十多级的大号,带着这些兄弟们一起刷刷三十多级的小怪罢了,你们好好上课,啥也不用想!听到没!”

陈行熙听到了玉金鼎的比喻,大叫道:“好啊玉哥!你这例子举的真是准确、清晰又简单易懂啊!是不是平时偷

狙灵轨迹

作者:星辰倾泄类型:科幻状态:连载中

《狙灵轨迹》作者:星辰倾泄,科幻类型小说,主角:全雄,玉哥,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大人们总是自以为是,虽然是好心,但是他们大多不会在乎孩子的感受…… 陈行熙现在就是这样想着的。 我很感激,父母给了我生命,给了我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