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夫贵荣妻》夫贵妻荣 年下攻 夫贵荣妻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21-01-13 12:07:10

《夫贵荣妻》夫贵妻荣 年下攻 夫贵荣妻全文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夫贵荣妻》

来源:作者:依月夜歌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朱月暖,楚宜桐

《夫贵荣妻》是依月夜歌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夫贵荣妻》精彩章节节选: 黄昏的霞光透过窗台映得窗纸通红,朱月暖随意的坐在窗...展开

《夫贵荣妻》免费试读

黄昏的霞光透过窗台映得窗纸通红,朱月暖随意的坐在窗边,沐在那片通红中,手中拿着一把小刀在一块木头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削着,显然,她是初初才动工,木头也只被削去了一半的外皮,一切还都是那么粗糙无形。

昨日屋里的狼狈经过了这一晚一日,似一切仿佛不曾发生过般的收拾得无踪无痕。

悦茶快步推门进来,手掩着门扉冲着外面瞅了瞅,才快速关上门,神情有异的跑到了朱月暖身边,轻声唤了一句便没了下文:“小姐……”

“有话就痛快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朱月暖头也没抬,低头吹了一下木头屑,细看了一下下刀的位置,继续拿刀划下一笔。

“二小姐她……”悦茶为难的摸着自己的后颈,神情踌躇。

“嗨,你还来劲了?”朱月暖听了半天没听到下文,不由抬头睨了悦茶一眼,挑眉催促了一句,又继续手中的活儿。

“二小姐她……似乎有孕了。”悦茶清了清嗓子,凑到朱月暖身边把声音压得低低的说道。

“有孕就有……什么?!”朱月暖乍然听到这一句,随意的应着,可话说一半她突然回过味来,大惊之下一时失了准头,手中的刀倏然间划偏,在木头上留下长长的一道刻痕,最终落在了她的手掌边缘上,虽然收得及时,却也渗出了一丝血,“嘶~~”

“哎呀,小姐,你的手出血了!”悦茶惊呼,连忙抽去那小刀放到一边,捧了朱月暖的手便要细看。

“小伤,没什么打紧。”朱月暖不在乎的抽回了手,随意的甩了甩,手指抹了抹血迹,漫不经心的按住了伤口,继续催促道,“你都打听到了什么?快说!”

悦茶不放心的瞧着朱月暖的手,这会儿听到她的催促,忙压低声音说道:“我听到二小姐和她的丫环说话猜的,只怕,二小姐已有月余的身孕,只是,长姐未嫁,她就出不了门,所以……所以……”说到这儿,悦茶瞄了朱月暖的脸色一眼,愣是没把后面的所以说出来。

“所以,他们才会想到接我回来,才会逼着我出嫁,一切也不过是为了他们的女儿。”朱月暖的唇边浮现一抹讽刺的笑,语气平静的接道,就仿佛说的是别人的故事,而不是她的终身她的亲人。

“小姐,或许……事情也不是我们想像的这样,毕竟,我只是听了只字片语,没了解透整个事件呀,爷不是说过吗?不能以偏概全,任何事情,哪怕是亲眼所见,都未必是全真,所以,小姐不用伤心的。”悦茶看着朱月暖语速飞快的宽慰着。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伤心了?”朱月暖不屑的白了她一眼,重新回到那位置上继续刻她的木头,丝毫没把手上的伤当回事,一边随意的应道,“我只是更坚定了一点,那就是,他们不把我当女儿,那我就更能走得问心无愧了。”

“小姐,这样不好吧……”悦茶却是犹豫的看着朱月暖,弱弱的劝着,“他们毕竟是小姐的家人,小姐也不是爷……其实,就算是爷,他也不是真的无拘无束的,老夫人在的时候,他每回回来,不还得乖乖的听从家里安排去相亲?爷是重情重义之人,要是知道小姐……会难过的。”

“如果小舅舅在这儿,他断不会如此逼我做不愿做的事。”朱月暖手中的动作顿时顿住,冷声反驳,“而且,若是小舅舅,他待我至诚至真,他若有需要,便是卖了我,我也心甘情愿,可他们……能和小舅舅比吗?”

“小姐,人命关天,你还是三思一下吧……毕竟,落子无悔。”悦茶长长一叹,倒是没再罗嗦下去。

“什么人命关天?”朱月暖颦眉,侧头盯着悦茶,“她自己惹的孽,难道也算我头上?更何况,我只是自己不嫁,又没拦着她出门,若是可以,她大可以顶了大小姐的名头出去,我屈就当个二小姐也不是不可以的。”

“哪能这样算,族谱上明明白白的事儿,而且,大小姐前几天那么一闹,如今整个揽桂镇的人可是全都知道了朱家大小姐的英雄事迹呢,你说的,行不通。”悦茶无奈的摇着头,说起了各种消息,“对了,小姐要我打听的事,都有着落了,那秦家公子叫秦时宇,家中世代经商,家底极厚,是雁归县数得上的富商,秦公子是嫡长子,下面还有一个嫡亲妹妹叫秦时月,还有三位庶弟一个庶妹,秦公子本人呢,才名与财名都是雁归县里极有名的,加上他长得也是一表人才,所以,县中名媛们都将他视为如意郎君。”

“谁爱嫁谁嫁。”朱月暖撇嘴,没有半点儿兴趣。

“那位书生公子呢,叫楚宜桐。”悦茶打量她一眼,继而说起了楚宜桐,“他家祖上曾为皇家打造神兵,得了御赐‘巧夺天工’的匾额,在揽桂镇也曾是风光过一时的,只是后来却因家中人才凋零,到了楚公子的曾祖父、祖父一辈,更是因赌败了家,如今,楚公子的父亲守着铁匠铺子,那匾额也早就名不副实,但这位楚老爷一心一意的想要振兴铁匠铺子,只可惜,楚公子一心扑在圣贤书上,楚二公子叫楚二炳,平时只爱玩,三天两头不见人影,如今的家境怕是不怎么好……”

“楚宜桐?”听悦茶提到那个书生,朱月暖倒是起了点儿兴趣,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认真听着,“那人倒是有几分小舅舅的气息。”

“嗯?小姐说楚公子像爷?”悦茶惊讶的问。

“有那么一点点儿味道,一样干净,一样清……雅。”朱月暖单手支着茶几托着下巴,露出一丝笑容,随即又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噗”的笑出声,“他们家的名字还真逗,出一筒,出二饼,取这名字的人一定爱打麻将。”

“啊?哈哈,还真是。”悦茶一愣,听到朱月暖这么一说,细细一品,不由哈哈大笑。

“笃笃~~”就在这时,门被轻轻的叩响。

“谁啊?”朱月暖的笑瞬间收敛,不客气的问。

“姐姐,是我。”门外响起一个温温柔柔的年轻女子声音。

朱月暖嘟了嘟嘴,冲悦茶挑了挑眉,悄悄的问:“你刚刚说的人命关天怎么算的?”

“长姐不出门,当妹妹的便不能嫁,二小姐已有月余身孕,若传出去,怕是三条性命不保,而且,朱家、杨家还有那男方一家的名声,怕是毁尽了。”悦茶忙也悄声的把这严重后果告诉了朱月暖。

“还能这样?”朱月暖顿时深锁了眉头,“可是,关杨家什么事?”

“杨家是小姐的外祖家,夫人是杨家的女儿,这女儿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悦茶无奈的摊手,明明白白的告诉朱月暖,“这事儿麻烦,所以,小姐千万慎思慎行。”

“呼~~~真是大丨麻烦。”朱月暖颓然的仰在椅背上,双手捂住脸,低吟着揉了揉。

“姐姐,我是月馨,我能进来吗?”这时,外面的声音多了一丝犹豫,但还是再一次的叩响了门。

“进来。”朱月暖一脸不情愿放下手,冲着房门应了一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