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溺宠天师大人》溺宠之重生萌妻超大牌 年上攻 溺宠天师大人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21-01-11 18:01:08

《溺宠天师大人》溺宠之重生萌妻超大牌 年上攻 溺宠天师大人精彩试读 连载中

《溺宠天师大人》

来源:作者:特浓一加一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那团,林子里

主角是那团,林子里的小说《溺宠天师大人》此文是特浓一加一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几人一前一后纷纷离去后,漓洛与紫狐才现身在林子里...展开

《溺宠天师大人》免费试读

几人一前一后纷纷离去后,漓洛与紫狐才现身在林子里。

“四哥,方才妖尊之言所为何意?他与那臭道士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还有,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女子又是何人?她与妖尊是何等关系?为何妖尊看她时的神情与别人不一样?!”

面对漓洛抛出的这一大堆问题,紫狐溯洄是哭笑不得:“九妹,你能不能慢点说?你这一瞬问如此多的问题,你说我该,我该回答你哪一个好?”

“哼,不论哪一个都必须答得一字不差!”抬眸时,漓洛毫不客气地甩出了她的狐狸尾巴,眸子里冒出的火光呼之欲出,那沉着的脸更是黑的难看。

溯洄紧张地抹了一把额上冒出的细汗,明白漓洛已然动怒,失了理智,若是不快点将实情告知与她,恐怕后果会不堪设想!

“不说罢了!我自会弄个一清二楚!”

不等他开口,只听“啪”的一声重响,地面霎时生起了一团白雾,溯洄被这团雾气呛得直咳嗽,待他拨开雾气定睛一瞧,才发现漓洛早已离去。

“糟了!九妹定是找铜铃身边的女子去了!”一个冷颤,溯洄随即化成一道紫光消失在小树林里。

……

幽深晦暗的山洞里,一名身受重伤的男子倒在地上,虚弱的蜷缩成一团。

透着从洞口照射进来的微弱光线依稀可见,他的双目无神,脸色惨白,将胸口处的那团鲜红衬得更是醒目瘆人。

他的身边,一位面部坑洼不平,一条轮廓分明的疤痕从眼下直划嘴角上头,身着深蓝袍子的男子负手而立,正用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凶神恶煞的瞪着他。

偏偏,他却将这样一位男子当作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似乎,这条命也只有他能救。

他努力地将脑袋抬起,恳切乞求:“大人,大人求你救救小的……大人……求求你,救救我……”

嘶哑颤抖的求怜貌似并无多大作用,甚至连那名男子的一丝同情都未换到。

相反,他将那对血眸瞪得更大了。

“哼,没用的东西,差一点便坏了我的大事,还想指望我救你?”

垂死挣扎的受伤男子,在面对这番冷漠无情之话时,竟无半点的不适。

相对于侮辱来说,他只想活下去,只需要活下去。

于是,他艰难地往男子身边挪了挪,咬牙举起软绵无力的手,抓住了男子蓝袍的一角,继续乞求:“大人,小的本已抓住一个人类男子,想着带回供大人享用。岂知,岂知那个道长会突然出现……咳咳咳……小的这才失了手。咳咳……求大人看在,看在小的誓死效忠的份上,救救小的……”

“誓死效忠?”男子重复了他的这句话,随即阴邪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誓死效忠!”

忽地,他弓着腰身,重重一脚踩在了他的腹部,受伤男子瞬间疼的龇牙咧嘴,旧伤新痛折磨的他死去活来。

他紧张又惶恐地抱住了他的腿,试想推开,却无法使上力气。

此时,男子又开了口,“怎么,你还想反抗吗?你觉得你现在有反抗的资格吗?哼!当年,我与你一样,亦是誓死效忠于那妖尊,结果呢,结果呢?!”

他激动地指着自个儿脸上那条丑陋的疤痕,怒不可遏地吼道:“看到没有?这便是誓死效忠的下场!这道疤便是拜他所赐,我被他伤至差一点便灰飞烟灭!呵,别再跟我提什么誓死效忠,这世上,哪儿来的绝对忠心?!连我都无法做到,就凭你?”

话到此处,似将对妖尊的怨恨转移到受伤男子的身上,他不觉加大了脚上的力度,还碾了两碾。

受伤男子忍不住身体的痛楚,又是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若说方才尚有求救的力气,那么现下,他连张嘴的力气都即将被耗尽。

见他半死不活的样子,男子终于放开了腿,转身往前走了两步。

他趁隙大口大口的呼吸,剧烈的咳嗽却依然不止。

男子被他的咳嗽惹得有些不满,皱着眉头回头瞪了他一眼,后又如同想要证明自己不比妖尊差一般,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呵,不过他也没落得好处。说到底,这还得多谢那无缝不钻的苍蝇道长呀!若不是他的突然出现,妖尊又怎会因为救他,而被我逼至自我封印,转世重生呢?眼下我已养好伤,恢复了灵力。哼,这一回……”

他半眯起血色细眸,一对硬拳握得青筋直爆,咬牙切齿地低吼:“这一回,我定让他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

受伤男子悄默哼笑,从牙缝里断断续续地挤出一句完整的话:“愿,愿大人如愿以偿,早日,早日登上尊位!”

“哟,你这话我倒是爱听。”男子于瞬间改了脸色,露出一丝诡秘的笑,“不过爱听归爱听,想要我耗费灵力去救一个将死之人?哦不,是将死之妖……呵,狗头鹫,你是抬举了我,还是太看得起你自己?若是救了你,那我这灵力,又得吸多少人的阳气才能补得回来啊?”

“哈哈哈……知道我为何要将你从铜铃那儿带回来吗?”

受伤男子微微摇头,异常弱声道:“小的,不知。”

“不过是怕你多嘴,说一些不该说之话罢了!”

他猛地蹲下身,扳过他的下颚,口中吐出的那一串冰冷的字符仿佛阎王殿上厚重的锁链,套走了受伤男子的最后一抹希望:“你的功劳我会记着,你且安心上路,日后我定会替你向铜铃道长加倍讨回来!等过了那轮回道,来世,可不要再做妖了!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之下,他掌心朝下,凝起一团黑晕直往受伤男子的天灵盖击去,甚至连挣扎呐喊的机会都没有,眨眼间他便化成了一滩绿蓝的血水,顺着地面的凹槽汇入了洞内一潭深不见底的潭水中。

男子起身往深潭走去,这一路白骨累累,不知垫了多少无辜的亡魂。

他面对深潭,张开双臂,口中念念有词,顷刻间一团团黑雾如数飘进他的体内。

约摸一盏茶左右,他垂下双臂,运气凝神,脸上于瞬间又多出了几分自信。

他撩起长袍走出山洞,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仰天长啸:“妖界,必是我羌鳍的天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