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酒旗》酒旗是什么 强受 酒旗君臣文

更新时间:2019-08-26 09:40:52

《酒旗》酒旗是什么 强受 酒旗君臣文 连载中

《酒旗》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薄雾掩分类:历史主角:高清荷,唐月

《酒旗》由网络作家薄雾掩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高清荷,唐月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李涟看着唐月轻,虽然沉沉睡了一觉,却依旧疲惫不堪,关切的说道:“高处恭不过是萍水相逢,你又何必如此以命相帮?再者说,他是官宦子弟...展开

《酒旗》免费试读

李涟看着唐月轻,虽然沉沉睡了一觉,却依旧疲惫不堪,关切的说道:“高处恭不过是萍水相逢,你又何必如此以命相帮?再者说,他是官宦子弟,我们是平头百姓,终究不是一路人。”

唐月轻望着李涟说道:“如果大名府陷落,不知又有多少人重演你的身世,我不愿意再看到烽火。”

李涟叹息一声:“其实,从一开始认识你,我就知道你不会普普通通过一辈子。你带着太多的秘密和神奇,终究是要飞上云霄。”

唐月轻觉得,李涟变了,从一个啸聚一方女匪首,变成了一个平凡的女子。变得多愁善感,变得瞻前顾后,也变得儿女情长了。而且她似乎很喜欢这种平凡。但,自己终究是卷入这历史的漩涡了。

二人再无言语,静默的坐着。

时光飞逝。

大名府之战过后,由于汉军不断袭扰后方,加上潘美和高怀德两路出兵都不顺利,便由着辽国占据了定州和沧州,双方都没有力量再发动新的攻击,便各自退回。

“汴梁来信,令老夫率忠武军,天雄军去京城,想来陛下是要对外用兵了。”

高家书房,高怀德吹着气,喝了一口茶。高处恭,唐月轻站在房中。

高处恭闻言问父亲:“那大名府何人来接替?”

高怀德放下茶杯,说道:“兵部员外郎张远之。”

高处恭沉默了,他隐隐感觉到,这次回去极为不平常,似乎有大事要发生。

唐月轻想了一下,了然于胸,拱手对高怀德说道:“伯父,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高怀德摸着胡须说道:“你虽与老夫无亲,却是我儿至交,又扶我危困。老夫不疑你,有话便说。”

唐月轻凑近,压低声音说道:“据我猜测,此番入京的节度使,可能不止您一人,淮北王审琦,关中李处耘,山东王彦超,荆楚张令铎,估计都在向京城进发。”

高怀德闻言大惊,盯着唐月轻问道:“你从哪里知道的?”

唐月轻按手说道:“伯父不必惊疑,听我说完。”

高怀德眉头紧皱,扶着榻边的手不由得握紧,看得出,他有些紧张。因为这很不寻常,很有可能重演梁朝杀将的惨剧。

“当今陛下,乃是仁义之主,取了社稷,却放过了柴氏一族,仍然以富贵相对,可见宅心仁厚。依我之见,伯父此番进京,必定是要失去兵权,做柴荣后人那般的富家翁。伯父如果想要雄图霸业,便拒了旨意,领兵在外,割据一方。如果觉得不是朝廷对手,便交割信印,必能一生富贵无忧。我说的话,句句肺腑之言,伯父听便听了,不听便自行做主。这话只有你知我知,处恭知。若是还有人知道,我们三个,必死无疑。”

高处恭听完唐月轻说的话,脸色苍白,虽然平日里玩世不恭,但他明白这些世家和皇家,藩镇和朝廷的规矩。这也就是说,这次入京,很有可能凶多吉少。

高怀德犹豫不决,脸色不断变换,衡量着结果。因为唐月轻说的,这正是他心中猜想的。前些日子,当年同在殿前司的王审琦,如今的淮北军节度使,就差人带来密信,说陛下令他进京,若是有祸,望高怀德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拉他一把,留条性命。如今唐月轻说得,更是坚定了他的想法。

打肯定打不过,官家的实力高怀德内心十分清楚,何况还有一个不比官家弱多少的晋王!

良久,高怀德抬起头看着唐月轻,问道:“无路可退?”

唐月轻凝重的点头,反问道:“若是我拥兵两万,驻扎在威戎镇,您放心吗?”

高怀德阴沉着脸,说道:“事关重大,我再斟酌一番,你二人先退下吧。”

“是。”

合上房门,高处恭似乎颇为忧虑,一言不发。唐月轻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放心,若是伯父选择示弱,定能保你一家无虞。”

高处恭苦笑道:“你可知,梁朝末帝朱友贞,登基为保皇位,将老臣宿将尽皆斩杀,宰相敬翔以头撞柱,方才幸免于难。一代名将王彦章,自唐末便名震天下,可终究内外相逼,死于刀下。我真的怕,我们高家,走了他们的老路。”

唐月轻说道:“处恭,你要相信我,我何曾骗过你,若是示弱,为安军心,伯父和你,都能无事。若是对抗,那便是同李筱,李重进相同的下场。”

二人并肩立在廊下,远处黑云压城,疾风呼啸,高处恭一脸愁容。

“哥哥,唐大人。”

高清荷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二人身后。唐月轻赶忙行礼,高清荷盈盈一福,说道:“哥哥,无论发生什么,我们一家人一起面对就是,你在万军丛中,生死之间,都无惧色。如今更不该愁容满面,引母亲三儿心烦。”

高清荷这是知道什么了,也是,整个高府都静谧无声,透露着压抑,高清荷自然是感觉到不平常……

高处恭笑道:“妹子,哥哥忧愁如何才能给你寻个好郎君,故而烦恼。”

高清荷闻言脸色一红,低头嗔道:“哥你胡说什么呢!”说罢看了唐月轻一眼,羞涩的转身逃了。

高处恭和唐月轻互相看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高处恭突然问到:“你笑什么?你不会对我妹子有企图吧?”

唐月轻戛然而止,呸了一声,义愤填膺的说道:“唐某自认识高小姐以来,一直恭敬有礼,倘若生出半点觊觎之心……”

“轰隆!”

巨大的雷声在天边响起。

“倘若生出半点觊觎之心,就叫这雨阻断我回家,今日离不开高府半步!”唐月轻额头微微冒汗,心虚的说道。

高处恭点点头,说道:“这眼看着要下雨了,你晚些再回去,走走走,心烦意乱,喊上我母亲和妹子,咱们打扑克去!”

“好啊!”唐月轻求之不得,高家散财童子又恢复他的本职工作了,我喜欢!

千方百计拉回来羞恼的高清荷,同高夫人一起在后堂打牌,雨点砸起尘土,空气中飘荡着泥土的气息,打了一下午后,高夫人乏了,不玩了。众人便收了摊子。

黄昏时雨越下越大,积水汇成湖泊,唐月轻站在廊下,望着高家花园中暴雨倾盆,雨点打歪了芭蕉叶,打碎了花瓣,水顺着假山流下,院子中的池子水涨高了一米多。

下人挨着点灯笼,风不大,雨却不停,高处恭用奇怪的眼神看了自己很久后,被他爹喊去书房。

唐月轻坐在亭子里,看着灰砖白瓦,黑木青苔,忽然看到高清荷躲着雨,小步跑到亭子里来,唐月轻赶忙起身相迎。上台阶时,高清荷脚踩到青苔,一打滑,身子歪着眼看要倒在地上,唐月轻赶忙下去一把扶住,高清荷就这样倒在唐月轻怀里。

二人对视,高清荷脸色慌乱,头发被雨水打湿贴在绝美的脸庞,唐月轻咽了口唾沫,赶忙扶起她,松开了手,高清荷快步走上亭子,这下是真害羞了。

“高小姐这么急急忙忙的,所为何事?”

高清荷理了理散乱的头发,从袖子中拿出一个木盒子,打开后,是一副泛黄的旧纸,上面一副画,画中是一座山,山中松柏,瀑布,鹿与狐,云在天外人在亭中。看起来是两个人在下棋,旁边还有一个人在观看。

高清荷短暂的羞涩以后,略显兴奋的对唐月轻说道:“早就听父亲和哥哥说起公子大才,清荷一直敬仰,更是拜读过公子的两首旷世之作,这是以前娘舅送得清荷生辰礼物,一直无人能识,也无人解其中意境,所以拿来,请公子品评一二,看能否知晓其中出处。”

唐月轻打开画卷,纸张泛黄,受潮后却不粗糙,是上等的好纸,时间应该不会太远,否则保存不了这么完整。

唐月轻笑着对高清荷说道:“出处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我知道这画描述的是何故事。”

高清荷眼睛一亮,笑着问道:“公子果然见多识广,烦请为清荷解惑。”

唐月轻指着画中下棋的两个人,还有旁边观棋的人说道:“唐时刘禹锡,在《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中对此事有所提及,不知高小姐读过此诗吗?”

高清荷俏皮的说道:“自然是知道的,公子小瞧我,且听我说来~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唐月轻点头,说道:“这画所画,正是烂柯人的场景。”

高清荷疑惑的说道:“烂柯人的典故,清荷不甚了解,还望公子告知。”

唐月轻说道:“典出南朝梁任昉《述异记》,说晋人王质去山中打柴,观二童子对弈,便将斧子插地,在山中逗留了片刻,口中含着枣子,便不觉得饥饿,待一局结束,再看斧子,已经腐朽。回到家中,已经几世。山中才一日,世上已千年。烂柯常指世事变幻,烂柯人指樵夫,亦指饱经世事变幻的人。烂柯人的故事常常被人们用来形容人世间的沧桑巨变。相似例子还有晋干宝《搜神记》,还有南朝刘义庆《幽明录》等记载刘晨、阮肇遇仙的故事。”

高清荷捂着小嘴,瞪大着清澈的眸子看着唐月轻,呆了良久,惊叹道:“公子真是博才多学,所说书籍,清荷闻所未闻,当真是自愧不如。”

唐月轻哈哈一笑,说道:“清荷小姐,不若我作首诗送与你如何?”

高清荷闻言点头,静等唐月轻作诗,唐月轻双手背负,极度装逼的念道:“

烂柯真诀妙通神,一局曾经几度春。

自出洞来无敌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高清荷低头沉思:“得饶人处且饶人,道尽为人处世,可这自出洞来无敌手……很像唐公子。自从出现在大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