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在古代当女侠》古代女侠名字 419文 在古代当女侠男妃文

更新时间:2019-08-21 08:26:21

《在古代当女侠》古代女侠名字 419文 在古代当女侠男妃文 连载中

《在古代当女侠》

来源:作者:小西瓜君分类:架空主角:小穆,秦泽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在古代当女侠》的小说,是作者小西瓜君创作的架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主仆二人行于浮华街,天色见晚,街上各店掌起了灯,红光与黄光相交叉,一阵凉风吹过,旌旗摇摆,行人却不曾减少,因为晚上夜市依旧热闹非...展开

《在古代当女侠》免费试读

主仆二人行于浮华街,天色见晚,街上各店掌起了灯,红光与黄光相交叉,一阵凉风吹过,旌旗摇摆,行人却不曾减少,因为晚上夜市依旧热闹非凡。

“爹爹,我们今晚上吃什么啊?”一个小女孩仰着头,拉着他爹爹的衣袖问道。

“我姑娘喜欢吃什么,爹爹今晚就给你做什么,哈哈!”

“我要吃藕粉桂花糖糕和板栗烧野鸡,可不可以啊!”

“哇!我家姑娘可以啊!今天你生日,爹回家给你做去”。

“嗯嗯,爹爹对我最好喽!嘻嘻~”

“走,爹爹背着你,回家吃好吃的”。

幸运看的这一幕正出神,“小姐,小姐,愣神干什么,我们回家去了”小穆拉扯幸运的衣服。

“哦,走,刚才那对父女真可爱。”

“小姐,老爷对你也是这样的呀!所以以后你多听他的话才好。”

“嗯嗯”,她只是想起了现代离世的父亲,可现在多出了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爹,心中总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到了府门口,“刘府”二字映入眼帘,来了这么久,都没有好好看自己的住处,幸运想着待到明天,一定要逛逛。

“爹,我回来啦!”幸运屁颠屁颠的跑向中堂大厅。

“回来了,今天玩得欣怡吗?”

“女儿自然玩的很愉悦,不知道爹爹在家做了些什么。”不说白话文,自己感觉有点挺洋气的。

“你爹我能做什么,今日,萧家公子来府上与我探讨丝绸买卖,表面如此,但时常提起你,问你病情如何?”

“提我做甚,我又不认识哪家的萧公子。”

“丫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那萧家公子早就对你有爱慕之情,可惜他虽然家大业大,却只是一户平常人家罢了!”

“爹爹这意思是我还得嫁个异人,再说了,我还没想离开这个家呢!嘻嘻~”幸运回应到。

“这可由不得你了,我已经与歧轩王爷说过你了,也就是咱们这样的户主,别人想攀都不攀不上,爹给你安排的路,你只管走就好,切莫给我添些堵心之事。”刘老爷坐在椅子上与幸运说着道理。

“我都没见过什么王爷,有钱有势有什么了不起,我最瞧不起这样的人,哼!”说着,两手交叉在胸前。

“你这丫头,又想惹我生气是不,人家王爷位高权重,你去了,就是享福,咱们祖坟都冒青烟了,你知道吗?”刘老爷指着幸运说道。

“唉!我怎么这么苦命,竟然让我和一个未曾谋面的人结亲,呜呜~”装哭起来。

“孩子,爹都为了你好,不说了,小穆,扶小姐回房休息。”刘老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走吧,小姐。”小穆说着,双手扶着幸运。

“对了,明天让小姐学一些琴棋书画,别让她出去疯了!”老爷转头说了一声。

“是,老爷。”

刚离开刘老爷的视线,幸运向四周瞧了瞧,没有人,边问道,“琴棋书画,我学这个干什么?什么又不缺,就不能让我自己歇着嘛!”

“小姐,你有所不知,王爷喜欢有技艺的女子,我们老爷早就夸下海口,你不好好学,这不是让老爷丢面子吗?”

“我爹他怎么这样,讨厌,讨厌。”幸运撅起了嘴,什么琴,以前连碰都没碰过,到是会下五子棋,象棋,军棋,书,古代的书能一样嘛,以前语文课本的文言文就够背的了,这里还不知道有多长呢!画,水墨画???让人想起来都头疼。

“小姐,你就别想了,我们请的老师是最好的,保证你一学就会的。”

一个白花的老头儿,出现在幸运的脑海,“来来来,刘小姐,你来背一下……”,古代的私塾吗?“啊!不要,我明天就得病了,小穆,到时你和老爷说就行。”

“哈哈,小姐,快回去歇着吧,明天给你做好吃的。”说着推着幸运进了房间。

坐在床上的幸运,看着突然来的这些东西,突然想通了,忘掉以前,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刘幸运。

想着想着,歪倒在床,睡着了。

夜静了,只时不时的听见传来一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小姐,你该起来了”,小穆敲着房门。

再看看幸运,纹丝不动,呼吸声依旧这么均匀。

“小姐,我进去了啊。”小穆推开房门,见幸运穿着衣服躺在床上,突然想起她说自己病了的事情,小穆赶紧跑过去,“小姐!”

“干嘛呀!我好困,再睡会。”幸运揉揉眼,便又转过身去接着睡。

“吓我一跳,我以为小姐出事了,快起来吧,老爷让你赶紧吃饭去学习了。”小穆摇着幸运。

“老师来了吗?”幸运闭着眼睛说着。

“老师?小姐说的是秦先生吧!人家早就到了,已经准备好东西等你去学习了!”

“什么?来了?迟到了?”幸运猛地坐了起来。

“嗯嗯,已经到了!”

“快,我要洗脸,吃饭,算了,不吃饭了。”眼睛瞪的老大,没有困意了。

“换件衣服吧,小姐。”

“哦哦。”

一刻钟的功夫,幸运就收拾好了,准备要冲出去。

“等等小姐,你的头发。”说着追了上去。

“啊,头发,你给我整整吧,小穆!”幸运停下来。

“当然是我给你梳了,听说先生是个秀气的人儿,从小饱读诗书,待人好,你不必担心他会惩罚你。”小穆边梳理边说着。

“不是一个老头儿吗?”一脸惊异。

“谁说是老头儿了,学富五车的人不止老先生的。哈哈~”小穆笑起来。

“好了,快去吧!”

“我走了,小穆,万一有什么不测,你一定要去救我。”说着跑向了书房。

进书房的前一秒,听到父亲和一年轻人士探讨什么,放慢脚步,从侧门往里瞧去,一身淡蓝色的衣服着身,手拿一把字画折扇,走起路来文文雅雅,语言谈吐清晰,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冠中,玉冠的两侧淡青色的冠条在下巴上打了一个完美的流花结,眼睛也是如此传神,不亚于现代的偶像实力派,“嗯?冷静,什么时候这么花痴了,上学要紧。”

“爹爹,先生。”幸运彬彬有礼的叫到,随后低头不语。

“你来了,怎么这么晚,知道先生等了多久了吧!赶快向先生赔不是。”老爷皱着眉头说道。

“对不起,先生,下次不敢了。”

“不妨事,不妨事,我也没来多久。”秦泽连忙说道。

“那有劳先生教育小女了,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老爷笑嘻嘻与秦泽说道。

“老爷尽管忙去就是,我会尽心教诲小姐的。”秦泽甚是客气。

“嗯嗯”说着离开了。

“先生,能否知道您的姓名。”幸运问道。

“哦,在下姓秦单名一个泽,小姐的芳名呢?”折扇合上,敲在手心。

“秦泽,我叫刘幸运,叫我幸运就好了。”想伸出手来,握个手,感觉不大对,就把手挠了挠头。

“幸运,这个名字好,估计老爷把你当做最幸运的宝物了,也希望你能事事顺心。”

“嗯嗯,先生所言极是。”

“对了,先生,你教我什么?”幸运问道。

“小姐,想学什么,我便教你什么。”

这么大口气,幸运想着。

“我想先学书法画画吧!可我一点都不会,怎么办?”幸运一脸惆怅。

“不妨事,你不会,我教你就可以了。”秦泽笑了笑对着幸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