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世缠情:吻安,坏老公》一世缠情吻安坏老公全文 诱受 一世缠情:吻安,坏老公健全文

更新时间:2019-08-19 21:40:34

《一世缠情:吻安,坏老公》一世缠情吻安坏老公全文 诱受 一世缠情:吻安,坏老公健全文 已完结

《一世缠情:吻安,坏老公》

来源:作者:乔湘湘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白晴,斯文

经典小说《一世缠情:吻安,坏老公》由乔湘湘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晴,斯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到别墅的时候,天才蒙蒙黑,他一身休闲的居家服,似乎是刚洗过澡,头发还有些湿盖住了额头,身上散发着沐浴乳的香味,他指指楼上:“先...展开

《一世缠情:吻安,坏老公》免费试读

我到别墅的时候,天才蒙蒙黑,他一身休闲的居家服,似乎是刚洗过澡,头发还有些湿盖住了额头,身上散发着沐浴乳的香味,他指指楼上:“先去洗澡。”

我什么也没说,放下包就去了楼上,大多数时候,我们之间是无话可说的。

浴室很宽敞,花洒下的水温暖的流淌在肌肤上,洗到一半时他就进来了,抱着我在水下细细的吻,吻得我心乱如麻的,感觉我像是他很喜欢的人一样。

精神也是涣散的一塌糊涂,他抱着我声音沙沙的说,“想我没有?”

我“啊”了一声,不知是不是我幻听了,竟有些无言以对,不知该说什么。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就将我压在了墙上,薄唇凑到我耳边命令道:“出声,出声给我听。”

就这么一句话,一切的什么都凌乱了。

我想停下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厌恶,不知道是厌恶他,还是厌恶我自己。

可是他还在我头顶舒爽地喘息着,都已经这样了,我不知自己还在装什么贞洁烈女。

其实我们的关系就是这么的干脆,他寂寞,我空虚,彼此填满彼此的需求。

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水晶吊灯,心里是支离破碎的疼,有些唾弃自己了,觉得自己无比的恶心肮脏。

拾起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好,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停止了,他洗好了,不等他出来就直接下楼去,拿起桌上的包就要走,他站在楼上叫住我:“你等下。”

穿着宽松的浴袍慢步下来,到了客厅的柜子那拉开抽屉,将一叠钱扔在了桌上:“拿着吧!”

真是大方的紧,这一叠可是一万,我想也没想就拿了起来,说了句:“谢谢。”

这年头,谁他妈还和钱过不去。

然后他看着我破天荒的说,“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我垂眸,捏着钱连忙拒绝道:“不用了。” 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转身就走。

心里有些迷茫了,如今我想结束这段荒唐的关系,似乎不是那么轻易的了。

坐在出租车上不停的乱想,收音机里突然响起了那首耳熟能详的“小雪”。

听着听着心莫名的就跟着痛了起来。

“我要你快乐不在悲伤,我要你知道我都在.....”就是这么两句,十分的伤感,让我听着听着就忍不住潸然泪下了。

夏聿,你明明不在,却又无处不在。

下车时手机居然落在了车上,等回过神的时候,出租车早就开远了。

没有手机的日子,也不是特别的不方便,反正联系我的人,寥寥无几。

外面又是阴雨蒙蒙了,连绵不断地似乎诉说着千年的哀伤。一声声叹息,一声声痴缠,仿佛缠绕在指尖的爱恋。

坐在那家叫“回忆”的咖啡馆里,从二楼的窗户往下望去,小桥流水,烟雨长廊,静静地观赏着雨帘中这份美景,心里不再去想过往。

点一杯咖啡,听着留声机里放着流年岁月,这里,总是充满了回忆感,能让人忘记过去,也能让人回忆美好。

撑着一把油纸伞走上曲桥,江南水乡,总是这么的多情,令人流连忘返。

回去的时候,在楼下看到了一辆轿车旁站着两个人,是白晴和那个斯文男。

斯文男好像在跟她说着什么,她一直低着头,两个人说了好一会儿,斯文男就离开了。

等他车开远了,我撑着伞过去疑惑的问她:“他怎么来了?”

白晴这才告诉我,他叫高宇,父母都是本省的高官,依托他们的关系在本地开了两家公司。

他已经去学校找过她好几次了,请她吃饭、看电影。态度很温和,也很规矩。

我没有过多的担心,笑了笑说:“只有这些吗?他就没说其他的吗?”

男人不会无缘无故总是邀约女孩出去的,尤其像他这种优质男,总归还是有别的目的性。

白晴默然地摇摇头:“真的没有。”

我收起伞:“进去吧!这雨越下越大了。”

一前一后上楼去,伴着雨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一些事情,很晚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这段时间,高宇总是隔三差五地出现在楼下,有时是带白晴出去吃饭,有时去酒店接她下班,还顺带着将我捎回来。

他的态度看上去挺谦和的,对白晴也蛮是照顾。也是,如果换做我是男人,肯定也会喜欢上她的。

白晴的屋里多了一些小礼物,都是女孩子喜欢的小玩意儿,看上去很是别致。

我看着她眼里的悦色,不免调侃道:“怎么,你喜欢上他了。”

她就笑,垂下眸子有些羞涩:“也许吧,他确实对我挺好的,但是我还没同意。”

我拿过抱枕垫在脑后靠着床,歪头凝视着她:“他跟你说什么了?”

她一双剪水眸子中是些微的欣喜:“他说她挺喜欢我的,觉得我和其他女孩不一样。”

“呵呵。”我不免一笑,这话,几年前夏聿也对我说过,原来男人,都会这么一套。

她像个小女孩一样眼神特别迷惑地看着我:“清漪姐,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想了想,认真地说:“看上去还行,但是感情的事情,旁观者清,我不能多说什么,你自己想好了就行。”旁人说多了,也都是无益的。

面对感情的时候,每个人都是迷茫的,遇到了,那就是缘分。

去上班,今天的包厢是几个中年男子,没有叫佳丽,就留下了两个服务员,其中就有我,听他们高谈论阔,像是知识分子。

我在一旁沏茶泡茶,再一杯杯地续上去,样样做得得心应手。

下班的时候看到熟悉的车停在路边,司机看到我就将车门打开,我坐进去却没想到颜珞在里面,车门关好车子就往别墅的方向开去。

他冷着脸:“手机为什么关机?”

“丢了。”

“笨!”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斥责,我有些莫名地揉了揉眉宇。

然后就是一路的沉默,到了别墅我和他做完之后,他没有直接去浴室,而是点了一根烟吸了起来,不知在想什么。

我也不言语,坐起身准备去拾起地上的衣服穿。

他一斜眼看我,“你干什么?”

“回家。”我淡声回应。

“你他妈让你走了吗?”他不悦的将我扯回到了床上。

我看着他眼底的怒气,他看了我几秒就将手里的烟掐灭了。

“啪”的一声将壁灯关了。

“不许走,睡觉。”他拉上被子就躺下了,我有些发蒙的坐在黑暗中,我不知他为什么留我下来不许走,可我知道他这人就是这样,他想什么便是什么。

这天晚上我没有回家,他也没去洗澡,翻身就睡了,可我确实十分的别扭,毕竟不是自己的床,身边还睡着他,好生的不自在。

怎么躺怎么不舒服,下面又黏又难受,却只能忍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睡着,却也睡得不是安稳踏实,迷迷糊糊感觉他抱了上来,将我搂在他的怀里,我不敢动,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挨到了天亮。

第二天早上醒来身边已经空无一人,穿好衣服去下楼,看到他已经穿戴整齐似乎是要出去。

抬眸看我下楼来就将一个盒子递到我面前:“拿着。”

我低头瞅了一眼,封面上是一款很昂贵的新款手机,急忙推了回去:“不用,我已经准备去买了。”

他又不耐烦了:“小爷让你拿着就拿着,哪那么对废话。”

大多数的时候,他的态度都是这么没耐性的,脾气也是臭的可以。

我只好接过,说了句:“谢谢。”

他走到高脚柜那,一边扣上腕表一边命令道:“以后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我随时会打给你。”

之后又贵气十足的朝我走了过来,脸色和悦的一下搂住我的腰就低头在我唇上亲了下,然后捏了捏我的脸说,“晚上司机会接你过来。”

说完,他就提着包出去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