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锦瑟年华卿与度》锦瑟年华电视剧哪里看 强攻 锦瑟年华卿与度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19-07-22 22:03:01

《锦瑟年华卿与度》锦瑟年华电视剧哪里看 强攻 锦瑟年华卿与度straight(直人文) 连载中

《锦瑟年华卿与度》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眉生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宇文泰,高欢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眉生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锦瑟年华卿与度》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宇文泰,高欢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北魏永熙三年。 三月阳春的一日,天气晴好的正午时分,阳光融融地照耀着万物。长安城外沿着灞水的官道两旁的树上都已长满碧绿的叶子,阳...展开

《锦瑟年华卿与度》免费试读

北魏永熙三年。

三月阳春的一日,天气晴好的正午时分,阳光融融地照耀着万物。长安城外沿着灞水的官道两旁的树上都已长满碧绿的叶子,阳光照着油亮亮的,煞是可爱欲滴。树间不时传来各种鸟鸣,正是草长莺飞,鸟语花香的季节。

忽然,这生机盎然的和谐忽然被一阵此起彼伏的喝马声打破。一队飞骑从南边疾驰而来。为首一匹黑马,浑身没有一丝杂毛,光亮水滑,高大矫健,雄异非常。即使不懂马的人见了,也看得出那是一匹稀世宝马。

那黑马的马背上饰着华丽的金鞍,鞍下挂着一张硬弓和一只鹿皮箭袋,鞍上拉缰的是一个华服青年。他面色白皙,窄瘦脸,丹凤眼,高鼻梁,薄嘴唇,束发结顶,头著玄色平巾帻,上身穿一件绛朱色的大袖上襦,下身穿一件白色大口裤,膝下系黑色丝带,外挂绛朱两襠,腰系黑色牛皮腰带,左腰间挂着一柄环首刀,脚踩乌皮靴,手执马鞭,口中喝喝,疾驰而来。

因为速度颇快,春风掠耳而过,鼓起他襦衣的大袖,甚是威风。

他叫宇文泰,六镇风暴时起于武川,如今是西魏的大将军、雍州刺史,兼尚书令,更是长安的实际掌权者。才二十三岁,已权势顶天,虎视六合。

身后跟着十二骑,都是从武川就开始跟着他四处征战的铁卫,俱穿黑色裲裆,脚踩皮靴,人高马大,姿容非凡。

春光很好,宇文泰的心情却不太好。

两年前他的长官贺拔岳遇害之后,他在最短的时间内以雷霆之势接管了贺拔岳的部队,在关中立稳了脚跟。之后又利用当今至尊和枭雄高欢的矛盾,上疏向至尊表达忠心,令至尊在兵败之时下定决心西迁至长安,他也由此一飞冲天。

自从至尊从洛阳西迁以来,宇文泰军政大权在握,经营着关陇之地,和占据河南山东等丰硕之地的高欢抗衡,几乎同当年魏武帝一样,挟天子以令诸侯。却也因着这样的地位,陡然被各种阴谋环伺,夜夜不得安枕。

他知道,站在权力的顶峰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在暗处有无数的敌手对他虎视眈眈。他步步小心步步为营,每日殚精竭力,既为国事操劳,也要提放暗处射来的一支支冷箭。

今天难得有点空闲又有点心情带着一众铁卫到城外跑马放猎,却又被至尊紧急召唤入宫,也不知是什么大事。

那个小皇帝,志大才疏,倒是有重整拓跋氏江山的雄心壮志,可惜无德无能,不然,也不会在尔朱氏伏诛的大好形势下被高欢击溃长河千里,被逼得西迁长安。可他以为他宇文泰就好对付么?若不是他宇文泰一直坐镇关中苦心经营,高欢早就挥师西征,直取长安了。

宇文泰不禁在心里冷笑。

忽然一阵轻快的笑声夹杂在风声里,从宇文泰的耳边飘过,越来越近。

他直觉不好,还来不及反应,前方已有一群白衣少年忽然追逐着从路边跑了出来!

春天的暖阳下,那群学子的衣裳随风翩然,白得耀眼。仿佛是在追逐嬉戏,浑然未觉危险已到眼前。

只有一个落在后面的少年惊叫了一声:“阿英!小心!”

那几个少年这才惊觉有疾马飞驰,已到眼前。惊慌之下,一个个竟呆立不动,无法反应!

宇文泰大惊,急忙勒马。那马猛然停住,长长地嘶叫一声,前蹄腾空而起!

那群少年这才纷纷惊叫起来,一个个地踉跄倒地,跌作一团。

那马轰然落了蹄,不安地在原地乱踏,鼻孔里呼呼地喷着气,似是极为不满。

“公子!”侍卫们纷纷赶了上来,见到这险情,也都吓出一身冷汗,纷纷勒马停下。

一时间,四下里尘土飞杨,马嘶四起。

宇文泰勒住缰绳轻拍了几下马头,向四周放眼一看,前面是青松书院。此时正午,大约是放课时间,这群学子一路嬉戏打闹,穿过书院前的那片小竹林,竟一直闹到了官道上。

宇文泰心中非常不悦。青松书院里都是长安高门世家的子弟,家中都有父兄在朝为高官。此时外面乱世未平,加之关中去岁大旱,民生艰难,宇文泰为这些事情已经愁破了脑袋,这些将来必要入朝为官的少年倒好,丝毫没有忧国忧民之心,依仗着家族和父兄的权势整日无忧无虑,浑浑噩噩!

宇文泰黑着脸未说话,只拉住缰绳垂目看着马下这几个摔了一地、惊慌失措的少年。

一个个斯斯文文,白白净净。

真不知这里面将来有几个人能提枪上马,和他并肩杀敌!

自从孝文帝改制以来,鲜卑人推崇汉制汉礼,尤其是上层贵族,更是连同汉人士族的那些骄奢放浪都学了个十足十。

这时,先前那个高喊着“阿英当心”的少年跑过来,跑到另一个少年面前,扶起他上下看了看,轻声问:“阿英,受伤没有?快往边上站。”

“我没事。”那个叫阿英的少年伸手扶了扶头顶的发髻,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有些狼狈地退到了路边。

宇文泰拿目光一扫,顿时有些诧异。

叫阿英的那个,竟是个女孩。

白皙又瘦弱,唇红齿白,一双眼睛分外明亮。

宇文泰不由得勾起嘴角不易察觉地一笑。竟有个女孩混在这些学子里面,同其他人一样穿着宽大的白色大袖长衫,外罩白纱,看样子也是书院的学生。

也不知他们同窗了多久,竟无人察觉?

看着也就十四五模样,大概是谁家的女郎年幼淘气,学着前朝的祝英台男装出来读书。不知道那个为她掸尘的少年,是不是她的梁山伯?

这些少年都抬眼看去,面前这些人都骑着少见的骏马,衣饰穿着又都不同寻常,尤其是领头的那个,身穿军铠,俊美贵气,阴沉着脸,不怒自威。少年们虽摔了一地十分狼狈,却都不敢说话,一个个次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退到了路边。

学问武艺不知如何,这察言观色、以貌取人的本领倒是学得好。宇文泰心中鄙视,也不说话,勒了勒缰绳准备继续前进。

一个微胖的少年见这骑高马的贵人面有不悦,众同窗又都噤声不言,上前一步,拱手道:“是我们莽撞无序,冲撞了公子。请这位公子勿怪。”

宇文泰垂目看了他一眼,未说话。

“公子,我们加紧赶路吧。”身旁的贺楼齐小声提醒他。

贺楼齐也是武川良家子出身,他同其他几个铁卫一样,自小和宇文泰一同长大,被宇文泰的父亲宇文肱悉心培养,对宇文泰忠心耿耿。但是他总觉得自己从来都猜不到宇文泰的心思。莫那娄那家伙能猜到,但他总是猜不到。

宇文泰听到他的话,收回目光,脚下一蹬,拉动缰绳,催着马儿往前。

经过那女孩,他忍不住又转头瞥了她一眼。

正遇上那女孩也抬着一双好奇的眼睛探究地看着他。那女孩遇上他的目光,立刻谨慎地将眼皮一垂,低下头去,一副恭谨谦卑的模样。

“驾!——”

一队人又绝尘而去,官道上只留下一路滚滚烟尘。

一群学子垫着脚伸着脖子望着那队人马远去的方向议论纷纷,揣测着那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

这些少年虽然都出身不俗,但都因未成年且一直在书院读书,朝中的那些大人物他们都没见过,到了面前,自然也不认得。

那个微胖的少年望着宇文泰一队人离去的方向愣愣地说:“若有一天,我也如那般横刀立马,该是多么威风啊。”

有人笑道:“李昺,那你赶快回去求你阿父带你上阵啊。”

微胖少年不屑地一笑:“早晚的事。”

一番唏嘘羡慕之后,少年们便各自散去了。

见众人都走远了,扶起阿英的那个眉目清秀的少年走到阿英面前,见她皱着眉若有所思的样子,小声问:“你怎么了?可是刚才吓着了?”

阿英摇摇头,叹了口气。

“可是又想到你那件事了?”叫子卿的少年眉目疏朗,毫无愁色,明亮的双瞳里有灼热的光芒:“至尊刚刚西迁不久,现在朝中宇文泰如日中天。我阿干早年在夏州时就追随于他,彼此十分亲厚。因此……”他安慰地摸了摸阿英的肩:“我……我会尽力护着你。阿英,有我在,你也是有于氏撑腰的。”

阿英有些忧伤、又有些欢喜地看着他。

“有于氏撑腰”,这个出身富贵、自小被人细心呵护着长大的小郎君浑然不懂,自己还是个学子,凭着兄长的势力才有人让他三分。如今事事要听命于兄长,如何保护他人?

只凭少年郎心热,情比山重。

可阿英仍然感动。毕竟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女,当初性命垂危,一个轻眉俊目的小郎君偶然救了她,自己还娇生惯养,却将她妥善安置,对她细心照料,她很难不心动。

可是这心动又令她苦涩。

于氏本姓勿忸氏,孝文帝推行汉化改制时改为于姓,鲜卑八大姓①之一,家大势大,长安的顶级门阀,如今又和宇文泰紧密相连。这样的家族,对门第是最看重的,所谓士庶有别,良贱不婚,只怕子卿他最终还是会听命于家族,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吧。

此时子卿只拿一双好看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忽然红了脸。

他的脸一红,她便也红了脸,轻声问:“你看什么?”

子卿尴尬地一笑,说:“我……我觉得你好看。”

注释:

①鲜卑八大姓:孝文帝颁布的北魏功勋之家,不得授以卑官。分别是:丘穆陵氏(穆氏),独孤氏(刘氏),步六孤氏(陆氏),贺赖氏(贺氏),贺楼氏(楼氏),勿忸氏(于氏),纥奚氏(嵇氏),尉迟氏(尉氏)。括号内为孝文改制

《锦瑟年华卿与度》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