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成暴君宠妃后她只想咸鱼瘫》穿成暴君宠妃后她只想咸鱼瘫免费阅读笔趣阁 诱受 穿成暴君宠妃后她只想咸鱼瘫圣水

更新时间:2020-07-31 04:02:33

《穿成暴君宠妃后她只想咸鱼瘫》穿成暴君宠妃后她只想咸鱼瘫免费阅读笔趣阁 诱受 穿成暴君宠妃后她只想咸鱼瘫圣水 连载中

《穿成暴君宠妃后她只想咸鱼瘫》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下饭小仙米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萧殷,洪喜

经典小说《穿成暴君宠妃后她只想咸鱼瘫》由下饭小仙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殷,洪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叶缱缱直接提裙冲出去:“陛下,小心身后!” 说时迟那时快,禁卫军看见贵妃又不知从哪里冲出来,刚想提剑上去制止,被习以为常的洪喜公...展开

《穿成暴君宠妃后她只想咸鱼瘫》免费试读

叶缱缱直接提裙冲出去:“陛下,小心身后!”

说时迟那时快,禁卫军看见贵妃又不知从哪里冲出来,刚想提剑上去制止,被习以为常的洪喜公公一把按住。

洪喜公公笑的眯眼,朝禁卫军们小声提醒:“这是娘娘与陛下的情趣,咱们别管,知不知道?”

贵妃娘娘今天两次从草丛中钻出来,洪喜不得不佩服叶缱缱这种力争上游稳固宠妃地位的精神。

萧殷回头,狭长眼中满是波澜不惊,他望着月下提裙朝他快速跑来的叶缱缱。

她紫裙如一团灿云,配着她稚白珍珠般的肌理,头上的金流苏因跑步幅度晃荡,显出无暇的美艳来。

苏贵人捂着脑袋回头,看见叶缱缱时,她还腾出一只手招了招:“贵妃娘娘。”

叶缱缱一路喊着:“苏贵人住手!”直到她冲到岸边,一脚踩在青苔上,整个人如石头般直坠下去,砸在扁舟的尾巴上。

惯性使然,眼见着叶缱缱掉在船尾又要滚到荷花塘里时,她下意识伸手拉住苏贵人的头纱,淡蓝色缂丝质地的薄纱轻飘飘落下。

叶缱缱在扁舟上稳固了身形,庆幸地爬起,却感到周围鸦雀无声的有点诡异。

苏贵人豆大的眼泪蓄在眼眶中,让人无法忽视的是她锃光瓦亮的脑门,如同清朝阿哥般的发型,让叶缱缱回眸一看时原地石化。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扯掉遮盖的头纱,苏贵人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贵妃娘娘,您怎么这样!”

叶缱缱千算万算都不会想到苏贵人是个半秃的人,怪不得她每每都要戴着头纱出来,叶缱缱急着为苏贵人把头纱又盖回去:“对不起!我我我,我没想到你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你为什么每次都挑傍晚的时间去跳舞呢?”

苏贵人这么敏感的保护自己的秃头,应该不会是想着被萧殷看上然后承宠吧?

只听苏贵人抽噎道:“臣妾听说多晒月光有助于长发,可是臣妾住的地方狭小背阴,只能每次都到花园来了。娘娘问这个做什么,臣妾难道在御花园里自由行走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她话里带着怨气,朝叶缱缱投来责怪的一瞥。

叶缱缱连声抱歉,萧殷此时已经走到她身后,他伸手拉着叶缱缱的衣领往身后推去,再居高临下的看着跌坐原地哭泣不止的苏贵人:“既然如此,为何不传太医对症诊治?”

萧殷的眼神好像天上一轮月,散着淡淡的冷辉。

苏贵人很是丧气:“皇上还记得去年自缢身亡的李顺月吗。”

叶缱缱从萧殷背后探出头来接话:“记得记得,那个擅舞又多姿的贵人。”

得到萧殷侧目警告的视线,叶缱缱把头又缩了回去。

“她说皇上喜欢去发的女子。”说到这里的时候苏贵人不太敢看萧殷的眼睛,低着头唯唯诺诺地:“臣妾与她同住一宫,李贵人的娘从宫外捎来秘方,谁知喝了没几天以后就开始脱发,直到现在这样,半点也长不出了。怕别人知道后笑话,更不敢传太医。”

叶缱缱忍不住冒出头:“你是说皇上喜欢秃子吗?”

“之前是这样以为的,因为那时徐妃……”

不等苏贵人说完,萧殷打断:“寡人不喜欢。“

“所以她才会自缢,因为事情已经无法转圜了。”苏贵人说到这里,丧气的垂头。

苏贵人最后上岸离开之前还不忘回头看了看,叶缱缱望着她的脑门,露出一个很怜惜的眼神,朝她挥手说了再见。

好一个秃头少女,居然被叶缱缱闹出这样的乌龙。

她深深的反思了自己。

叶缱缱凑到萧殷跟前道:“皇上不如给她派个太医吧。“

“寡人没把她打入冷宫,已经是给她面子了。”他虽这么说,终还是招来洪喜,让他明日安排太医去给苏贵人诊治。

萧殷坐回船头:“还没问,你过来干什么?”

说到这个,叶缱缱便有些尴尬笑笑:“之前一直觉得苏贵人很可疑,臣妾听说皇上把苏贵人叫上船,还以为她想刺杀皇上,所以唐突跑来了。”

萧殷讥笑两声:“寡人见苏贵人不是正合贵妃心意吗?之前贵妃提醒寡人留意擅舞的贵人,但今日一见,苏贵人实在木讷乏味,贵妃往后别忙活了,管好自己。”

叶缱缱似懂非懂点点头,她已经知道自己草木皆兵的错了。

于是她双手撑在岸边,打算引体向上爬上岸去:“皇上那您慢慢赏月,臣妾先回去了。”

萧殷长腿一伸,踹在岸边的石头上,只见扁舟晃荡一下,直接往河中缓缓而去。

“!?”叶缱缱险些没有站稳扑进水中,看着逐渐离远的岸边:“皇上,您踢远了臣妾怎么上岸啊!”

“寡人赏月兴致还没尽,你留下陪同。”萧殷坐回船头,右腿横伸,左腿屈膝,臂膀就搭在膝盖上。

叶缱缱见他意气风发,扫兴的话吞进肚子里,默默地坐到他身后去了。

扁舟破开层层碧绿荷叶,翠艳欲滴的颜色下,偶尔掺杂几朵娇红。

叶缱缱琢磨着明天叫桃宝和年余来偷这里的藕吃。

小舟晃的很慢,随水的流动缓慢向前。

叶缱缱横着躺下来,脱了鞋袜两只脚伸进水里,感受温柔的水波浮动。她枕着两只手臂,望着漫天繁星,感慨地舒出一口气。

“这里的日子也不是那么难过嘛。”

萧殷听言,取笑道:“这里的日子?宫中当然好过你家里。”

叶缱缱无语:“皇上,按照臣妾看过的戏本情节,这个时候一般公子听到姑娘天真烂漫的感慨,都会心动的,可不是您这么冷冰冰的回答。”

萧殷依旧冷笑:“是哪一本戏文胡乱编撰,名字说出来,寡人诛他九族。”

叶缱缱不准备再跟这位直男沟通,只好看着暗蓝色的天上星罗密布,百无聊赖的晃着脚丫踢水。

“叶缱缱。”萧殷突然沉声唤她,她侧头就对上他俊朗的眉眼。

他的表情很认真,叶缱缱竟意外感到自己心跳加速。

他是要说什么感人的话了吗?

“你知道碧连天淹死过多少宫女太监吗?有的沉入泥中尸体都不曾找到,你这般晃脚小心被拖下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