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爹地,帮我抢个妈咪》帮我抢 年上攻 爹地,帮我抢个妈咪圣水

更新时间:2020-07-12 04:04:00

《爹地,帮我抢个妈咪》帮我抢 年上攻 爹地,帮我抢个妈咪圣水 连载中

《爹地,帮我抢个妈咪》

来源:作者:老油条分类:婚恋主角:薄云琛,薄连泽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老油条原创的婚恋小说《爹地,帮我抢个妈咪》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薄云琛,薄连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下 身一凉,沈流苏惊得撑大双眼,本能的想要推开面前失控下的薄云琛。 但是奈何男女力量的悬殊,她根本推不动对方。 直到挣扎的力度慢...展开

《爹地,帮我抢个妈咪》免费试读

下.身一凉,沈流苏惊得撑大双眼,本能的想要推开面前失控下的薄云琛。

但是奈何男女力量的悬殊,她根本推不动对方。

直到挣扎的力度慢慢变小,最后,她只能随着男人深入的动作缓缓沉沦。

……

另一间房内,沈轻乔在深夜醒来。

“云琛?”她迷迷糊糊的唤了一声,翻了个身,伸长手臂往床畔摸了摸,旁边已经空无一人。

难道薄云琛醒来后,直接离开了?

沈轻乔蹙了蹙眉,但是一想到无论如何,她已经成功睡了薄云琛,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摸了摸尚且平坦的小腹,她挑起了细长的弯眉,“孩子,我不会让你成为野种,你以后就是薄家名正言顺的小少爷。”

她从床上起身,准备回自己房间。

在经过薄云琛的房间时,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却没有放在心上。

……

翌日,薄云琛的房内。

清晨的阳光打在脸上,男人锐利的鹰眸倏地睁开,他看向身边躺着的女人,微微眯起了眸子,昨天的事,他一定要好好查清楚。

一想到昨晚这个女人反抗的力度,他就感到一丝憋气,以昨天她的反应来看,很明显不是她下的药。

那会是谁?沈轻乔吗?薄云琛的眼眸沉了沉,他倒要看看,沈轻乔到底想要做什么。

正在沉思着,身边的女人轻轻呻.吟了一声,他把目光重新转向身边的人,他可没忘昨天他是怎么折腾这个女人的。

沈轻乔缓缓睁开眼,映入眼眸的就是薄云琛那双黑眸,正专注地看着她,她双颊一热,下意识的转过头去。

薄云琛沉声道:“昨天的事情,不好意思,我会补偿你。”

“没什么补偿不补偿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沈流苏佯装不在意的道,她很清楚昨天晚上薄云琛是被下了药,她也不想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可她的这种态度,却让薄云琛黑了脸,这女人只当他是炮.友吗?

“那照沈老师的意思,一次也是做,两次也是做,那不如我们再来一次吧,你昨天也爽到了不是吗?”薄云琛面色阴沉的说。

开什么玩笑,她昨天可是被折腾了一晚上,早上又来?!

“薄先生这么忙,我怎么好意思耽误薄先生的时间呢?”沈流苏裹紧了被子,干笑道,“而且这是在别人家,也很不方便,不是吗?”

“这么说的话,到家之后就可以了?”薄云琛勾勾嘴角。

“薄云琛,你是有未婚妻的人,能不能不要这么随便?”沈流苏气急败坏的说道。说完,她自己也楞了一下,是啊,他一直都有未婚妻,自己算什么呢?

薄云琛并没有把沈流苏的话放在心上,最近,他越来越弄不清楚沈轻乔的做法了,看来,他要找个机会和对方谈谈了。

“那等你想好什么时候需要我补偿了,再谈吧。”话落,薄云琛掀开被子下床,当着沈流苏的面,光着身子走向浴室。

沈流苏惊得连忙捂住眼睛,简直要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在勾引自己。

她不经意地透过手指缝隙一瞟,看到了男人性感的后背上似乎有几道抓痕,不禁脸红了起来。

薄云琛虽然表面上漫不经心的走向浴室,可余光却一直在瞄着床上的小女人,看到沈流苏脸红了,男人的嘴角翘了翘。

沈流苏趁着他去洗澡的时间,赶紧穿上衣服偷偷回了自己的房间。

薄云琛洗完澡后,看到小女人已经不在他的房间,有些不满。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大手掀开被子。

被子上什么痕迹都有,唯独没有他最想看到的——没有落红。

薄云琛阴沉着脸,拳头死死的握着,直到骨节都有些发白。

沈安迪,你的第一个男人,是谁?

一想到昨天在他身下低声吟.哦的女人曾在别人身下婉转承.欢,他的心就闷闷的发疼。

他一定要查出来那个男人是谁!

沈流苏回到房间后,赶紧把衣服换下来去洗澡,她一边洗澡一边仔细回想昨天发生的事。

昨天是小泽叫她去薄云琛的房间,也有可能是薄云琛叫他这么做的。可是,看薄云琛昨晚明明是被设计下.药了,况且,以薄云琛的性子,是不会让自己的儿子看到他那么失控的样子。

那是谁,让薄连泽去找她的?还是,薄连泽自己决定找她来的?

她洗完澡后,看着自己脖子上的红痕,有些无奈。

还好只有这一处吻痕比较显眼,穿上高领衣服就能完全把痕迹遮住。现在是冬天,穿高领衣服也不会引人注意。

沈流苏刚把自己收拾好,房门就被敲响了。

她走过去把门打开,只见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扑进她怀里。

“妈咪!”薄连泽小声叫道。

“进来说话。”沈流苏说道。

薄连泽有些不安地跟着沈流苏走进房内。

“说吧,昨晚是谁让你把我叫去你爹地的房间的?”沈流苏坐在沙发上,面前站着薄连泽。

看着沈流苏似笑非笑的表情,薄连泽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承认了:“是,是我自己。”

看着这样的儿子,沈流苏心中不免有些好笑,到底是个小孩子。

“你怎么会知道你爹地……”沈流苏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她知道薄连泽明白她的意思。

“妈咪,我看到那个坏女人给爹地的酒里下药了!哼!我才不想让爹地和她结婚,她一直欺负我!我不想要这样的妈咪,我只想让你做我的妈咪!”薄连泽越说越委屈,到最后都有些哭腔。

看着儿子露出这样的表情,沈流苏还怎么忍心怪他,她把薄连泽搂进怀里,不用想也知道沈轻乔那个女人在过去的几年是怎么欺负薄连泽的。

“小泽乖,妈咪不怪你。只是下次要先告诉妈咪,让妈咪来想办法,好吗?”沈流苏心疼的说。

看到妈咪不怪自己,薄连泽开心地说:“嗯,好!妈咪,那个,还有一件事。”

说到后面,他又变的吞吞吐吐。

“还有什么事?”沈流苏无奈的说道。他这个儿子,鬼灵精怪的主意倒是不少。

“昨晚……我跟那个女人说爹地在那个外国男佣的房间里,然后,然后她就信了。”薄连泽眨了眨眼睛道。

沈流苏有些哭笑不得:“你真调皮,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你什么也不管用了。”沈流苏决定哪天和薄云琛说说关于薄连泽的教育问题,要不这孩子可真的是什么事都敢做。

薄连泽见沈流苏这么说,脸上闪出一抹和薄云琛如出一辙的腹黑笑容:“妈咪,我们就等着看戏,好不好?”

薄连泽露出兴致勃勃的眼神,哪还有刚刚要哭不哭的委屈样子。

沈流苏看着薄连泽眼中的幸灾乐祸,有些无奈道:“好好好,我们就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沈流苏自认不是什么无私的人,何况经历了那样的事,就更加忍受不了别人欺负到她头上,沈轻乔竟然欺负了她儿子那么长时间,她倒要好好地跟沈轻乔算这一笔账。

沈流苏正要带着薄连泽出去,就听到有人敲门。

“谁呀?”沈流苏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房门。

“沈小姐,吃早饭的时间到了,夫人让我来叫各位下楼用餐。”门外的男佣说。

“好的,知道了,谢谢你。”沈流苏有礼貌地说。

沈流苏又转过头跟薄连泽说:“走吧,该去吃饭了。”

“好的,沈老师。”薄连泽亲密地搂着沈流苏的胳膊跟沈流苏一起下楼。

沈流苏带着薄连泽走下楼梯,下去了才发现其他人都已经坐在餐桌周围了,沈流苏耳根一红,连忙带着薄连泽入座。

沈轻乔讽刺道:“带你来度假你还真不当自己是外人了?还得让一桌子人等你。”

薄连泽可怜兮兮地看着薄云琛:“爹地,不怪沈老师的,是我非要沈老师给我讲曲子怎么弹才好听。你不要怪沈老师好不好嘛?”

薄云琛心里还有些不舒服,却也知道此时不是深究的时候,只得说:“不怪沈老师,快吃饭吧。”

沈轻乔见薄云琛竟然维护沈流苏,面色越发阴沉,使劲戳着碗里的东西。

沈流苏看到沈轻乔的反应,就知道这个女人还不知道她昨晚是跟谁睡的,便也装作不知道。

吃过早饭,宋铭就和薄云琛去书房议事了。

薄云琛不在场,沈轻乔也懒得与薄连泽演戏应付,直接回了房间。反正她很快就会有自己的孩子,到时候薄连泽在薄家只会一点地位都没有。

一回到房间,她立即打了一通电话出去。“喂,昨晚计划成功,我已经和薄云琛睡了。”

“真的?薄云琛没有识破你?”那头的男人不可思议的问。

“当然,一个月后,我就会告诉他,我怀孕了,这个孩子,就是他的亲生骨肉,薄家的小少爷。”沈轻乔阴险的道,“至于薄连泽,我要让他和他那个命短的母亲一样,消失!这一点,你会帮我吧?”

“不过是对付一个小孩子罢了,很简单。上次在机场会失手,都是沈安迪那个女人突然出现,既然他们一起找死,我就让他们一起死。”话筒那端的男人冷笑道。

闻言,沈轻乔脸上阴狠的笑容,逐渐扩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