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妖谋》要谋新篇 强强 妖谋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20-02-13 04:05:17

《妖谋》要谋新篇 强强 妖谋免费试读 连载中

《妖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水墨青釉里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秦英,钱乃

《妖谋》是水墨青釉里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妖谋》精彩章节节选: 第十四回乱巷有旧识 天岚道人披着一件浅青色的单衣,用清亮的声音问道:“这么冷的天,你们不去前殿做事,统统到我的院子里跪着做什么?...展开

《妖谋》免费试读

第十四回乱巷有旧识

天岚道人披着一件浅青色的单衣,用清亮的声音问道:“这么冷的天,你们不去前殿做事,统统到我的院子里跪着做什么?”

他的岁数应该很大了。须发皆白,脸庞却还维持着中年的模样。慈目弯眉隐隐地含着威仪,让人不能轻易抬头与他相视。

也不知道是哪个嘴快,躲在人堆里把一切说明了。

月前,天岚道人闭关修行。众人便背着师祖打了一系列的圈钱主意。

比如供香收十文,燃烛收五十文,祈福收百文,超度收半两。

秦英正跪在他们后面。听到那人的断断续续陈述,她费了好些力气才压住笑意。

——这些人多有经商的天分啊,做黄冠道士真是可惜了。

那人又把刚才事的起因结果说了个梗概,末了嗫嚅道:“我们错了。但凭师祖责罚。”

天岚道人听罢,脸孔一拉,道:“从你们入门修道的那天起,耳边就缭绕着一句话:钱乃身外之物。听过许些年了,怎么还是止不了贪念。

“十个人去前殿主事,剩下的都给我在这里跪着,不到三炷香不得起身。

“天罡师兄随我进房。”天岚道人侧了身子让出厢门,顿了顿说道,“天罡新收的弟子也过来。”

秦英被他点到了新的身份,只好撑着麻木的膝盖站起来。

习惯性地抬头时,她的目光刚好与天岚道人相遇。那一瞬,就像看见了一口老井。那口井幽深安静,还带着潜藏的波澜。

她不由得抖了一下。故作镇静地拍拍布衣上的灰土,缓缓绕过跪着的众人,进了天岚道人闭关用的厢房。

修行人闭关的地方都是很简陋的。屋子里空空荡荡徒有四面墙壁,和两只蒲团一套茶具。

眼尖地发现蒲团不够坐的,秦英就默默退了一步,立在了袁老道身后。

而袁老道指了指房里铺的桐木地板,示意她正襟坐下来。

“当年师尊苦口婆心地劝你留下来。你还是选择了四海为家。如今怎么想着回来了?”天岚道人倾身为对面的袁老道倒了杯初茶。

“年青的时候觉得道在远方,现在认为道在身边。从前种种傲慢狂妄都是错了。于是特地前来向你请罪。”袁老道讪讪地说道。

“俗语云:‘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但错误既成事实,再如何悔过,也扭转不了过去,只能改变未来。如今你主动回了青羊肆,还要离开吗?”

袁老道长叹了一声:“……这倒说不准。”

青羊肆除了天岚道人外,再无主事者。他此时回到师门,正好解决了人手不足的问题。

可惜他的心已经散漫惯了。一年两年拘在这里帮忙好说,却受不得更长久的约束。

“我尊重你的决定,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天岚道人似乎早料到了他的回答,面色如常平静。

他又把眸子转向了秦英,轻声道:“你收的第二个徒弟?天分和你之前的大弟子相去甚远。”言外之意是,秦英并没有做袁老道徒弟的资格。

听人说自己天分不高,秦英脸上的笑容立刻挂不住了。

她正要开口,就看袁老道捏着乱七八糟的胡子道:“使一颗蒙尘的明珠恢复本来面目,实在是太容易了。于是这次,我想动手打磨一块璞玉试试。”

这个恰到好处的比喻,很快将屋里的紧张气氛缓和下来。

天岚道人挑了眉毛,唇角上扬:“话不要说满,当心食言而肥。”

进屋前,秦英对天岚道人的印象仅停留在“鹤发童颜”;出来后,她对此人的好感荡然无存。

她不喜欢天岚道人的说话方式——像流水般潺潺缓缓,却能伤人于无形。

天岚道人是不知秦英的心理变化的。袁老道师徒辞去前,他还叮嘱了秦英几句修行诀窍。

等他们有惊无险地出了厢房,院子里罚跪的人已经散干净,只有一个道童在木芙蓉的花架下打扫秋叶。

袁老道招招手,让小儿带他们找两间空厢。道童听话地搁下竹帚,当即走在了两人前面。

逛遍了回廊,道童甚是惶恐地俯身:

“禀师叔祖祖和师叔祖……再过不久,就是十月十五的下元节,挂单的比常住的还多。只剩这一间了。”

袁老道点点头,没有说什么。道童战战兢兢地退下去。

“垂星啊,你好容易来一次,将包袱收进房里就出去玩吧。”他又嘱咐她回来之时打一桶热水。

秦英笑嘻嘻地作了一礼,学着那小道童的口吻道:“是,师叔祖祖。”

他无可奈何地摇头,当作没看见秦英的调皮举止。

待秦英远去,袁老道站在原地低声说道:“垂星,这道号恰好隐喻着星尘照世——她师傅最初取名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她的宿命了吧。”

可叹自己空怀三十余年的修行,只能看出秦英为女身,却看不出她的来历、师承。

秦英走出了回廊重重的后院,手在眉骨处搭了个凉棚,仰头观时辰。

太阳顶在青羊肆的殿檐上,大概还有三刻便到午时。离午饭还有会儿功夫,可以出去溜溜。

这样想着,她走到了青羊肆旁边的市集。

每到初一十五,道观庙宇香火旺盛。有小贩蹲在山门口兜售香烛,一天下来赚得不少铜板。

又有鬼精的商贩起了心思,干脆在山门附近支起摊子,卖各种便宜新奇的物事。

最后初一十五的山门口,自发地形成了庙会一般的市集。

方才经过这片卖东西的摊位,秦英就想凑上来挑拣挑拣。无奈身边有袁老道,她实在不好意思将玩心说出口。

不过袁老道早就知晓了她肚子里的蛔虫,于是才把她放出青羊肆。

半条街走下来,秦英手里就拿着了一支糖画,两袋炒栗子和蒸米糕。

别问她为什么全买吃食,不买别的。

以前跟着阿姊,她只是有吃货的潜质;后来跟着师傅宁封子,她已经被带成不折不扣的吃货。

正考虑着要不要拐进左边的巷子,搜罗难得一见的美食,就听到喧嚣的人声从里面传来,还夹杂着阵阵骂声。

“那小娘子跑进巷子了!若是追不上她,你们这个月的银钱都别想要了!”

好奇心害死猫。她不由自主地向那条小巷迈开脚。

巷子深窄,阳光照不到脚下的石板路,而且只能并肩行走两个人。

秦英没走几步,发现远处那跃动着的身影无比熟悉。光线太暗了,她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

“道长救我——”奔跑到秦英面前的人喘息未定,接着一把扯住了她的道袍。

听见这话,秦英手指一颤,怀里的大小纸包尽数掉在了地上。

滚落的栗子在长满青苔的石板上发出簌簌的响声。

(作者话:即将出场的是我最喜欢的女性角色,但她不幸是个白莲花。周三啦,人家在新人榜第七名上,继续求大家的推荐票票和收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