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傻子才悲伤》傻子才滴滴表情包 Basher 傻子才悲伤娘受

更新时间:2019-12-27 08:04:26

《傻子才悲伤》傻子才滴滴表情包 Basher 傻子才悲伤娘受 已完结

《傻子才悲伤》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伊吴分类:悬疑灵异主角:钱满屯,乐涯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伊吴原创小说《傻子才悲伤》,主角是钱满屯,乐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按节气已经立过春了,但越往西走天气越干冷。街上穿着厚重冬衣的行人依旧很多。旱柳垂下的无力干枝,刺槐扭曲朝向天空的身姿,都如同街上...展开

《傻子才悲伤》免费试读

按节气已经立过春了,但越往西走天气越干冷。街上穿着厚重冬衣的行人依旧很多。旱柳垂下的无力干枝,刺槐扭曲朝向天空的身姿,都如同街上穿行的行人,默默无声的承载着枯乏的生活。向来沉寂的县衙门前,今日却围了好几圈人,一个满脸红疮的女人,裹着残破的褥子躺在地上,看样子已经昏死过去。如此让人作呕的画面却有那么多人围观,并非是众人善良,乐施援手;而是因为跪在她身边的那个姑娘长得实在太美了,最最难得的是她的美里隐隐携着一股英气,怎么看都不觉甜腻。

一抬小轿,从县衙后院出来,眼看又快绕过县衙正门。一个中年男子坐在轿里,百无聊赖得微挑轿帘往外张望,看到外边围得密密匝匝的人,打发一个人过去看看。

听说是一个漂亮姑娘在卖身救姐,轿中的人眼睛发亮。他掀了轿帘亲自下来,不待拨开人群,那些人已自行散开:“呦,钱员外来啦!快救救这可怜的姑娘吧!”来者正是钱满屯,他无意看躺在地上的姑娘,只拿眼睛往跪在一旁的姑娘身上瞅,一眼望去不由心惊----这么多年他也见过不少尤物,这女孩难得眉宇间带着一丝英气和出尘,宛如高山上绽放的雪莲,让人不忍亵渎。

莫疏桐被钱满屯那滑腻腻的眼光看得身上掉落一层鸡皮疙瘩,恨不能把他眼珠子挖了,心里不禁埋怨自己,好好的在孙家当少镖主吧,偏听了乐涯勇于挑战、超越自我的鬼话,搞什么男扮女装,如今跪在这里,果然够刺激、够挑战,分秒人群扫射的目光都叫他度日如年。

钱满屯蹲下身,给莫疏桐递过去一小锭银子:“先去给你姐姐治病吧!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只管去万福客栈找我,能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帮!”说罢又看向人群:“大伙儿都散了吧。散条路也方便她们姊妹离开看病。”

目送她们离开,他才上了轿子。他原本要回村的,但有今天这出儿,他又去了万福客栈,只为等那天仙般的人物。

“老爷,你给她那么多钱,她们要不来找你怎么办?”一个心腹担心道。

“她们会来找我的!”他微微一笑,轻抿一口清茶,好整以暇的等待她们到来。

却说这边莫疏桐掺着乐涯起来,走到背人出,不禁有些担心:“阿姊,咱们被人识破了?”

“嗯?”

“给咱们这么多银子,咱们还有什么理由再去找他?”

“你看看他给你的银子。”

莫疏桐有些疑惑,仔细翻看那一小锭银子,虽然是被切割了,但上边隐约可见一个昌字,莫疏桐恍然大悟:“这是官银?!”

“众目睽睽之下,他买你,势必和他善人大名不符,给你锭官银,让我们去抓药,到时银子和人被扣,我们必然还会回去找他求救。他一句拿钱仓促就能堵了我们的质疑,而且你还会再次走到他的客栈----这老小子真打得一手好算盘!”

两人骂归骂,这戏还得按着钱满屯的算计演。

等了一上午,余自芳终于躲在正对钱家的一棵树后,目睹了莫疏桐惊艳的女装模样,还有乐涯让人作呕的病入膏肓状。他佩服钱满屯为了美人,所能承受的审丑极限,决定回去背着王守财,偷偷瞄几眼尤赛蝶洗眼睛。

乐涯看钱满屯无视自己病状的模样,俨然一副看待死人的模样,为防加害,进府不久,她就主动给自己灌药假死,在钱满屯跟前领了盒饭。

莫疏桐哭得梨花带雨,求钱满屯开恩,由她在钱家选址,找个地方安葬姐姐。钱满屯为讨莫疏桐欢心,哪有不允之理。埋葬乐涯的坑选在钱家大院一棵高大的古树下,树上可以轻松遍览钱家所有动态。坑刨好,莫疏桐打发了所有人,自己边嚎啕大哭,边把乐涯外袍丢入坑中掩埋。看着乐涯借着一根绳子轻松爬到树上,莫疏桐才喊人来,嚷着累了,让他们继续埋坑。

钱满屯回家路上就向莫疏桐透了话,听莫疏桐心高气傲的口气,心中无比欢喜----前些日子,令长郭显就传话给他,说皇上最宠爱的兰贵人突得急症薨了,皇上为此难过不已,如能趁着即将到来春季的选秀,送一两朵解语花以慰圣心寂寥,那郭显和他的前途就能更加顺遂。钱满屯心下大喜,他一边暗笑郭显目光短浅,一边着急寻找佳人。如今得莫疏桐容貌、身段儿都上上等,心气儿又高,实为送入宫中的最佳选择,自然对莫疏桐十二万分满意,自然刻意拉拢。

“凭莫姑娘的模样、心性儿,只要再下一番苦功夫,揣摩透男人的心思,怕是入得宫中也是个拔尖儿的。”选了间上房安置了莫疏桐,钱满屯夸赞道。

“那就有劳钱老爷了。”莫疏歌不卑不亢。

钱满屯满意莫疏桐的做派,有出尘的架子,又有时务的把握,正考虑着选哪个嬷嬷来调教、栽培她,突然被一阵吵闹声打扰。他原本欲发作的脸色还没铺张开,就又迅速收了回去。

“滚开!我看看他又往家揽了什么腥的、臭的?!还敢安置到我家兄长住过的房里!”一个身材高大、五官扁平,脸盘圆硕的女人一阵风进得屋里,看她凶神恶煞的模样似乎能一口吞了钱满屯。

钱满屯眼睛里遮掩不住厌恶,仍咬牙赔笑:“夫人息怒,天地可证,我对你绝无二心!这姑娘可是今年参加选秀的女子,我怎么敢碰?你看她这容貌,很可能会得到盛宠……”钱满屯言语之间既畏惧他那粗笨夫人,又委婉暗示她对莫疏桐客气。

“要送入宫里的?”钱夫人毫不客气地把莫疏桐从头打量到尾,性子虽有收敛,但眼神依旧不怎么客气:“真不明白你们皇帝的审美……”

“夫人今日抹了什么?怎么这么香?”钱满屯迷恋的揽着钱夫人往外走,截住钱夫人的话头。他朝莫疏桐使个颜色,示意他安心歇息。

乐涯在大树上站了半日,更加深切体会高处不胜寒。不仅如此,天越冷,她越觉得自己的膀胱想告假,她有些后悔自己选择爬树的决定了----选址之前这儿还一片凄清,少有人来的模样,哪知现在居然热热闹闹、沸反盈天。一个教养嬷嬷指挥着一波女子怎么做出妖娆姿态、怎么梨窝带笑,哪个女子若做得不到位,她毫不客气上去就是几棍子敲打。

乐涯轻轻咂嘴,看看那棍子,又认命的默默挪了挪僵硬的脚----憋着也比挨打强吧!

莫疏桐回想着钱夫人的话,心里打了个问号:“我们皇帝不是她的皇帝吗?”结合她那长相和彪悍的举动,莫疏桐隐约觉得他似乎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线索。想着钱满屯得花费些时间安抚他老婆,他倒可以借着熟悉环境的借口四处转转。

他和乐涯选择挖坑的地址选在西后院,却没有什么家丁防守,看样子不像重要地方。他这次明智选择围绕他这间上房,在东院前前后后的转悠。

不知是不是因为已到午饭时间,东院儿里也少有人走。莫疏桐注意一间房前的台阶明显比别处光亮,他看四周没人注意,推门进去观察。看里边布置,应该是一间书房。莫疏桐小心翼翼站在门口四下打量,确认没有什么机关类的东西,他才迈步走到书桌前。

书桌上,摆着一个笔架,上边悬挂的笔端狼毫干干净净,一支快用秃的笔丢在桌上,书桌对面悬挂着一张边塞寒梅图。莫疏桐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他闭上眼感受着书房的气息,回忆自己初进这里的感觉,是哪里不对劲儿呢,莫疏桐越是努力去想,越是摸不着触手可及的答案。就在他急着捕捉自己的直觉时,他忽然听到一阵沉稳厚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变得越来越清晰。

莫疏桐急转个身,这屋子没有窗户、没有屏风,他连个躲处都没有,他抓住了自己直觉不对的那个点儿,但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听到一只手碰到门上的声音。

就在这时,他听到外边一阵尖叫:“诈尸啦----救命呀!”

门外的人终于没有进来,转身去了发出求救声音的那处。莫疏桐终于松一口气,这么封闭的房间,没有窗户,他却并未觉得憋闷,刚才急一身汗,他更敏锐感到室内有空气流动的微弱风感。

莫疏桐捡起那支秃笔,听着外边的喧嚣,知道自己已无路可出,他必须快点寻到能和钱满屯谈判的资本。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的把那支笔鼻头朝内,插进悬挂悬挂寒梅图的大铁钉处,果然铁钉只是一层薄铁片,里边还有软簧机括,半秃的狼毫只推入半个笔头长度,只听咔哒一声,悬挂寒梅那处墙壁直接后推一米,露出一个延伸向下的通道。莫疏桐把笔丢回书桌,点个火折,朝地下走去。

却说乐涯站在树上,被一群吵闹的女人逼得无法下地,好不容易忍着快要爆炸的膀胱挨到她们都离开了,她又远远看见莫疏桐从自己房间摸出,四处转悠打探,看他进了一间房,她怕他出现危险,只好继续忍着便意,为他放哨。眼见钱满屯朝那房间走去,乐涯着急怎么才能提醒莫疏桐。

恰巧当初埋她的一个男仆饭后回到这里,给他相好的吹嘘,他怎么牛叉勇敢,只身一人埋了个浑身腐烂的女尸。他看着那土堆,半晌没见相好的回应,就好奇回头去看,哪知那个满脸红斑的女子垂着一头乱发,吐出苍白发灰的舌头,倒着朝他冷笑,于是就出现了莫疏桐和钱满屯,以及后院其他人都听到的那句“诈尸啦”。

乐涯羡慕、幽怨的望着那人湿了一大片的裤裆,自己迅速抽身

《傻子才悲伤》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