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子夜西楼》子夜西楼 月梢 小说 同人 子夜西楼男妃文

更新时间:2019-11-08 16:06:46

《子夜西楼》子夜西楼 月梢 小说 同人 子夜西楼男妃文 已完结

《子夜西楼》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月梢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李佑安,那白

《子夜西楼》是月梢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子夜西楼》精彩章节节选: 翠玉见李佑安只是坐在床边看着西楼,衣衫被汗水浸湿而不自知,她神色黯然,搁下面盆,走到李佑安跟前,低声询问道:“二少爷,您也累了,...展开

《子夜西楼》免费试读

翠玉见李佑安只是坐在床边看着西楼,衣衫被汗水浸湿而不自知,她神色黯然,搁下面盆,走到李佑安跟前,低声询问道:“二少爷,您也累了,休息一会吧,这里有奴婢看着。”

李佑安看着西楼已近两个时辰,汗湿的衣服贴在身上,有些不适。他见西楼面色如常,锦被发潮,体内的Chun毒也随着汗液排得差不多了,想来一会儿就能醒来,现在离开应该无妨。李佑安起身,瞥了翠玉一眼,“嗯,我去沐浴,换件衣裳。”

翠玉目送李佑安出门,凝望着他的背影,半晌才回过神,走到床边,俯身整理西楼的被角,不知不觉泪珠从眼眶中滑落,滴在西楼脸上,她忙取出丝帕擦拭,自言自语道:“若是他能如看你那般,看我一眼,那该有多好啊!你不是不稀罕做少爷的贴身丫鬟吗?为何又要闯进他的视线?”帕子拂过西楼额上的刘海,翠玉看到了她的梅花胎记,红梅色如血,白玉的脸庞更添艳丽。她怔住了,从未发现西楼也有如此妩媚的一面,也难怪二少爷会待她不同常人,心中虽然泛酸,可还是不甘,同样身为丫鬟,自己整日呆在暖玉阁,他却连正眼看一眼都没有,那些儿时的旧事只怕早已忘却?西楼今日落水被二少爷救起,到底是无意,还是故意想引他注意呢?再看今日两位少爷的神情,难道西楼往日所言只是口是心非,大少爷、二少爷她都要占了去?翠玉暗自揣测,渐渐萌生了妒忌之心。

西楼经历了一番冰火煎熬,人已有些虚脱了,她觉得眼皮好重,怎么也睁不开。突然感到有水落在脸上,朦胧间耳际似有人声,西楼终于恢复了意识,慢慢睁开了双眼,看见翠玉就在眼前,眼中的嫉妒随着她的话语消失了,“西楼,你醒了?”

西楼没有留意到翠玉的眼神,却发现她脸上泪痕未干,眨眨眼睛,问道:“翠玉,你怎么哭了?”翠玉转过头拭干眼角的泪痕,又回身问道:“没事。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

西楼虽然醒了,浑身酸软,不过燥热的感觉已经消退,想来Chun毒已解,她有气无力地说:“还好!可我这是在哪里?”

“在暖玉阁,我房里。”翠玉刚要答话,却被人打断了。

西楼一惊,想起了下午晕倒之前发生的事,自己原来是被李佑安救了回来。

李佑安沐浴完,换了衣衫走了进来。他吩咐翠玉撤了四个火盆,然后坐到床边的圆凳上。

翠玉看着眼前的李佑安,从坐下的一刻起,淡漠的脸上神情柔和了许多,她的心里酸涩难受,忍着眼泪将火盆一个个地搬了出去,然后关上门,离开了。

屋里,西楼躺在床上,看着眼前的蓝色男子,因为刚刚沐浴,皮肤微微泛着粉色,不似以往所见那般略显病态的苍白,西楼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他那红润的嘴唇上,想起下午池边的情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窘迫之极。她将头转到一边,嘴里低声说着:“今日之事,多谢二少爷相助。”

李佑安见西楼羞臊的神情,眼中笑意更盛,站起来俯下身子在西楼耳边轻声说道:“嗯?你说什么,听不见?”

西楼觉得耳边热气传来,脸倏地一下红了,不敢扭头,生怕再发生什么尴尬事件,心里暗骂李佑安表面平静淡漠,实际上就是个妖孽!分明是故意戏耍于她。她闭上眼睛不敢看他,双颊染上红晕,李佑安瞧着她紧张的模样,睫毛如蝶翼轻颤,玩心大起,伸出手指,放上去轻轻拨弄了一下。

西楼大惊,猛地睁开双眼看向他,小嘴微张,一脸惊讶。再看李佑安,已经挺直了身体,坐回了圆凳上,轻描淡写地斜睨了西楼一眼,说道:“你的睫毛很美!”他声音很轻,在这安静的房间内,愈显飘渺,充满蛊惑的味道,一时之间,西楼竟不知如何回答,呆呆地看着李佑安,清隽的眉眼,淡雅如风,与刚才的举止轻佻,判若两人,心中暗叹,果然是妖孽啊!

想到此处,她猛地回过神来,挣扎着试图起身,却被李佑安按下去,“你这是做什么?快些躺下。”

“我,我……奴婢今日得二少爷相助,十分感激,可是奴婢是下人,怎好霸着少爷的床?奴婢还是回清风阁去吧。”西楼解释道,心想再呆在这里迟早会露馅。

“莫不是我这暖玉阁比不上大哥清风阁的下人房?”李佑安听了西楼的话,下意识应了一句,虽然面上平静无波,可自己却暗暗心惊,刚才话语中的吃味,连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西楼微微皱眉,总觉得这话说得不阴不阳,不知道他想些什么,回答说:“奴婢不是那个意思。”

“你且在此处休息,刚去了Chun毒,哪里有力气下地,我已经吩咐人给你准备点稀粥。还有……”李佑安本想问西楼会武一事,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再想想今日种种,自己何时对眼前的少女如此上心,她如今还身份不明,若是意图不轨,自己这样心软,怕是要反受其害。思及此处,李佑安的神色又凝重起来,万一如此一问打草惊蛇,就更难查处背后是否隐藏他人,还是静观其变吧。

西楼见他半天不语,想到今日中药一事,便开口问道:“二少爷,西楼想知道池边,您提及的Chunqing,究竟是何物?”

“Chunqing,是毒仙所制秘药,一种烈Xing的CuiQingChun药,且此药最忌冷水相激,否则会昏迷不醒,直到虚脱而死。半天内需用热蒸之法,催汗,以汗液排出体外方可解毒。”看西楼对江湖上大名鼎鼎的“Chunqing”一无所知,再加上清澈干净的眼神,李佑安隐隐觉得自己也许多心了。

“我与别人无怨无仇,是谁如此歹毒?”西楼自言自语,思酌着今日之事,有些摸不着头绪,习惯Xing地伸出手来挠头。那白臂玉腕,看得李佑安心痒,赶忙扯着被角给她盖上。西楼不解,李佑安面色尴尬,解释道:“一会儿让人给你备些热水沐浴,刚解了毒,不能受凉。”

二人没有注意到,此时门外站着的人已并非丫鬟,而是大少爷李佑承,他看见佑安坐在床边整理西楼的被角,神色微变,正要叩门的手停在了空中,久久不动。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