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待君聘》待君品鉴 小顶 待君聘圣水

更新时间:2019-11-05 08:06:49

《待君聘》待君品鉴 小顶 待君聘圣水 连载中

《待君聘》

来源:作者:长安分类:穿越主角:韩君衍,洛天锦

新书《待君聘》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长安,主角韩君衍,洛天锦,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谁知道你留下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企图?”洛天锦本来只是下意识的反驳出来的话,却突然让她心中猛一激灵,脑中浮现了另一种清晰的可能。...展开

《待君聘》免费试读

“谁知道你留下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企图?”洛天锦本来只是下意识的反驳出来的话,却突然让她心中猛一激灵,脑中浮现了另一种清晰的可能。

她之前一直怀疑夜修煜是皇帝派来的监视临沂王府的高级谍者,所以她本来打算对夜修煜及皇帝赏赐的其余九个面首都不闻不问。

但这些天夜修煜惹得龙颜大怒,差点命丧长采宴会,让她放下了警惕,夜修煜应该不是皇帝的人。

但她从没有想过夜修煜会不会是长青国的官府派来打探情报的人呢?

若如此,以战俘的身份来当细作,这可是场有来不一定有回的谍战,被敌方抓到本生死难料,更何况目的是接近敌方机密情报,这不可能做得到!

洛天锦刹那间将各种情况想了一遍,觉得都不太可能。

面前这个少年真的只是战俘这么简单吗?洛天锦看不透也猜不透。

她再看韩君衍之时,与前几日想比,目光多了几分复杂的探究与清明。

“夜修煜,就算我相信你,但你昨日在众目睽睽之下与薛家宝发生那么大的冲突,想必官府很快就会找到这里,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薛尚书交代吧!”

“又不是我做的,何谈交代?”

“若你不想再次入天牢,那就和我走一趟!”

“去哪?”

“落花楼,薛家宝昨夜被杀的地方。”

“薛家宝不是死在尚书府?”

“不是!”

洛天锦冷冷的回了一声,没有理会韩君衍,便面无表情的往外走。

两人很快便一前一后到达了落花楼,洛天锦此刻扮成了一个十分俊秀的华贵公子哥,而韩君衍也是一个富家公子打扮。

“两位公子快里面请!”

两人刚进去就被几个浓妆艳抹的姑娘围了上来。

洛天锦被这群莺莺燕燕的女人围的心中十分不舒服,她从青墨色的衣袖中甩出一千两银票,大声道:“这位姑娘,把你们老鸨叫来!”

一个管事的姑姑看到,喜逐颜开的去喊老鸨下来。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好好回答,这一千两银票就是你的!”

老鸨盯着千两银票满脸堆笑道:“没问题,姑娘请说!”

洛天锦有些诧异,这老鸨竟一眼看出她是女儿身,但随后想想也释然,人家在这方面可是人精。

“昨夜薛公子死在哪位姑娘的房间?那位姑娘现在人哪里?”

“你们是谁?”

老鸨突然一改刚刚到热情,语气冷了起来,那双洞悉人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洛天锦,充满了不善。

韩君衍上前一步挡住了老鸨的视线,语气清冷,高冷的气势迫人。

“我们自然是官府的人!”

“不,你们不是!官府的人早就来过了,秋影也已经被她们带走了。”

“认识这个吗?”

老鸨看到临沂王府的令牌,神色有些慌张,紧张陪笑道:“您是天锦郡主?小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还请郡主赎罪!”

“无妨,现在可以带我们去昨日的凶杀现场了吗?”

“当然可以,郡主请!就在楼上天字号厢房。”

洛天锦打开房门,房间里装扮的很是古色古香,都是上好的檀香木木做的桌椅,房间里还摆着一架古筝,上好的青花瓷器,最华贵的还是当属十分宽大的圆形大床,上面镂空雕刻了许多鸳鸯戏水和花好月圆的场景,十分逼真。

如果没有白色帷帐上还余留着昨日喷洒的血迹,那么这会是一间富家小姐秀丽的闺房。

洛天锦仔细的在房间勘察了一番,不着痕迹的将

“看来官府里的人已经来过了,除了一摊血迹,这里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老鸨,秋影姑娘被官府的捕差带走前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老鸨?”

洛天锦回过头,哪里还有老鸨的影子,与此同时突然的一道森寒剑气闪过,洛天锦首先反应过来,凭着敏捷的身手躲过了黑衣人的偷袭,并且很快便和黑衣人交手了数个回合。

“郡主,快救我!”

“郡主,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嘭~”

“啪~”

“……”

洛天锦循声望去,平时那个总是气定神闲的少年被另一个黑衣人追的满房间跑,跑的过程中还不断的用满屋子的东西砸向来黑衣人。

一来一回之间,夜修煜总是差一点点被刺中,把追他的黑衣人气的牙痒痒,看着这家伙没有武功,却比狐狸还狡猾,而且有超精确的计算预判能力。似乎他总能猜到下一步他的剑刺向哪里,然后险险的躲过去。

“郡主,小心身后!”

韩君衍的一声大喊,让洛天锦意识到刚刚失神了,而高手之间对决呼吸间就能定胜负。等她意识过来,她的处境已经危险起来,黑衣人的利剑已经直奔她的胸口而来。

那瞬间她愣了,刹那间她可以想象自己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啪~”

在这刹那,一壶滚烫的开水直直的朝持剑刺洛天锦的黑衣人飞去。

“啊……嘶……好烫……”

黑衣人没想到一个呼吸间会发生这样的变故,他几乎被烫的弹跳起来,而在在洛天锦目瞪口呆中,直直的剑硬生生的被改了个方向。

在这时,另一个黑衣人重重的松了口气,追赶了这么久他终于得了手,刺中了韩君衍,虽然只是手臂。

韩君衍手里刚刚拿着紫砂壶时,面临着两个选择,紫砂壶可以使他又一次免于伤害,但他却选择了救洛天锦。

洛天锦再看向来人时,眼神狠厉起来,再出手时招招致命,黑衣人很快败下阵来,被洛天锦刺成重伤,手中的剑炳被打落在地。

“撤!”

两个黑衣人很快用轻功消失在原地。

“喂,你们不准备留下来喝杯茶吗?”

其中被韩君衍烫伤那个黑衣人嘴角一抽,一阵后怕,逃跑速度更快了。

洛天锦担心韩君衍的伤势,所以没有去追。

“你怎么样?没事吧?”

韩君衍捂着正流着血的手臂,冲洛天锦笑笑:“没事,不过就是可惜那把上好的紫砂壶了!”

“为什么?”

“什么?”

“你为什么救我?今日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我没有了还手的能力,你或许有机会逃跑!”

洛天锦顿了一下,目光闪烁。

“而且你明明知道这样会伤害自己!”

“大概这就是自古英雄逃不过的宿命!”

“什么宿命?”

“郡主没听说过吗?自古英雄爱救美!”

洛天锦本来还在感动,听到韩君衍不着边际调侃的几句话,顿时失去了那个心情。

“哼!你还真把自己当成英雄了!”

“啊……疼……这可是伤口……你能不能轻点……”

“郡主!”

“嗯?”

“你可真是可爱!”

洛天锦有点失了神,大部分人都说她是女子之楷模,长得倾国倾城又聪慧,或者说她出身高贵,但性格过于清冷。

但从没有说她可爱,韩君衍的话让她意识到自己其实不过才十五六岁,只不过临沂王独女的身份逼她必须像世间男子一样将来扛起临沂王府的一切,扛起对追随临沂王的二十万临沂军的责任。

洛天锦的鼻子有些酸,但被她很好的掩饰了过去,很快便恢复了平常冷然的情绪。

她对韩君衍轻声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嗯!”

两人走在街上,韩君衍突然叫住了洛天锦。

“郡主想知道我为什么当时在那么紧急的情况下宁愿受伤也要救你吗?”

“嗯?”

“其实是因为如果你被刺客杀死或重伤,那么两个人就会围攻我一个,我也活不了。而当时的情况是,他最多刺伤我的手臂,不会有性命之忧,而我为你受伤,反而会激发你的潜能。”

洛天锦愣住了,不知道说些什么。现在想想,那种情况,确实救自己才是上上策。

“现在证明,我的选择是没有错的,你击败了黑衣人,我们都活了下来。”

“是的,你没错!”

洛天锦心里有些不舒服,忽然感觉自作多情了一样,是呀,世间上哪里存在这么多英雄救美,不过都是情势所迫,或者出于私心罢了。

她认识的这个少年似乎永远都是理智的,而她自从遇到他,不知何时却变得感性起来。

洛天锦深吸一口气,和比自己正好高一头的韩君衍拉开了点距离,望着少年修长坚毅的背影,心中有些不快,仿佛如鲠在喉,她快步拦住夜修煜问道:“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少年认真的盯着面前的这个少女,想要揉揉她及腰的长发,手伸到她的耳边却落到了她稍显瘦弱的肩上,轻声喃喃道:“因为我不想骗你!”

“郡主,你信我吗?”

“我愿意相信你!”

韩君衍听完笑笑,大踏步向前走,此刻他不想再看洛天锦一眼,内心苦涩,我本不想骗你,可我却要一直骗你。

你说你愿意相信我,可是却还是要再来试探我。

今日,洛天锦突然拉他到落花楼,却遇到刺客,这一次对他形影不离的叶泽没有跟来。

而且刺客很明显并没有下杀手,不是什么狠辣角色。

说这一切都是巧合,韩君衍是不信的。

两人一前一后,一路无话。

等到他们回到驿馆时,门口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重兵。

唐逸楼给洛天锦行了个简礼,恭敬道:“郡主,我们这次来是想请夜修煜去邢部一趟!”

“理由?”

有人举报他涉嫌杀害薛公子。

“有圣旨吗?”

“很快就会有!我们只是请他回去协助调查薛公子的案子。”

洛天锦上前一步,冷声道:“侍郎大人,既然没有圣旨,那你就请回吧!我的人岂是随便就能带走的!”

唐大人的脸色此刻很难看,他第一次抓人被拒,而且对方是个女子,只是因为对方是临沂王的郡主,他不得不谨慎对待,若是普通人他早就一块抓了。

“还请郡主不要为难我们!”

洛天锦径直越过唐大人,头也不回的往自己居住的院子走。只留下了一个潇洒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